头部背景图
《领导参考》第67期
标题背景图

   编者按:“2011计划”全称“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是继“985工程”“211工程”之后,中国高等教育系统又一项体现国家意志的重大战略举措。当前,内涵式发展已成为中国高等教育未来发展的主线,该计划的实施对于提高高等学校办学质量,加快推进创新型国家建设有着深远意义。本期《领导参考》特选取“2011”计划相关文章供各位领导参考。

2011计划:点亮高校创新之光

  4月11日,中国高等教育发展进程一个值得标记的日子。经过长达一年的“培育期”,在众多高校的翘首企盼中,首批14家通过“2011计划”认定的国家协同创新中心名单出炉,并开始在教育部网站公示。首批14家协同创新中心涵盖量子物理、化学化工、生物医药、航空航天、轨道交通等多个国家发展重大需求领域。
  “2011计划”全称“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是继“985工程”、“211工程”之后,中国高等教育系统又一项体现国家意志的重大战略举措。当前,中国高等教育已进入了内涵式发展的新阶段。面向“国家急需、世界一流”,中国高等教育再次发力,从首批协同创新中心诞生的过程中,其方向已初露端倪。



  “等靠要行不通了,高校必须先把事做起来”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评审!”接受完2011协同创新中心现场考察,四川大学副校长李光宪感慨地说。
  现场考察,是2011协同创新中心评审认定的最后一关。3月14日至24日,教育部、财政部组织专家,按照科学前沿、文化传承创新、行业产业、区域发展,兵分四路对通过答辩的高校进行实地考察。与答辩环节一样,考察环节向媒体开放,欢迎监督。
  记者看到,考察所到高校没有盛大的迎接,没有冗长的讲话,甚至没有一句对评委和校方代表的介绍,评审专家要求学校直奔主题。科学前沿考察组组长黄达人说:“这次就看学校是不是真做事了。”
  “你个人和中心什么关系?”“中心成立以后,待遇有什么变化?科研有什么变化?”根据一份随机抽取的名单,考察组与2011协同创新中心的负责人、教师、学生进行一对一谈话。
记者发现,从硕士生到70多岁的院士,“2011计划”、“协同创新”等概念已不再陌生。然而,就在一年前,中国高教界还仅有政策的顶层设计者对此略知一二。
  2012年3月,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作为促进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启动“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
“是做事的计划,不是分钱的计划”“没有2011高校,只有2011中心”“先培育、后支持”“限定身份、不固化模式,面向各类高校开放”……“2011计划”一经提出,诸多与以往不同的全新理念就引发了关注。许多高校感到机会来了,但也不乏困惑。
  “观念必须转变。”教育部科技司司长王延觉说,“我们希望通过中心的建立,形成一个改革特区,去推动高校运行机制、管理模式的改革,而不是由我们告诉学校做什么。”
面对高校的不适,教育部这次相当沉着。从去年5月开始的大半年时间,在全国各地举行了32场宣讲报告,753所高校的4500多名相关负责人参加。与此同时,一个6000人的评审专家库和一套严格的评审办法建立起来,以保证认定过程的公平、公正。
  进入2013年,评审认定工作开始紧锣密鼓。经过申报、初审、答辩、考察、咨询等环节,学校范围从167所缩小到32所再到17所,最终14个高校牵头的协同创新中心获得“国家队”的认定。
  搭上“头班车”的南京工业大学校长黄维说:“这回‘等靠要’行不通了,高校必须先把事做起来。”
  科研不再“各管一段”
  “2011计划”首批国家协同创新中心,包含了科学前沿、文化传承、行业产业和区域发展四大类,研究内容涵盖了量子物理、化学化工、生物医药、航空航天、轨道交通、新型材料、纳米科技等各个领域。这些研究方向体现了国家的重大需求,也是国际科技前沿竞争的需要。
  “科研中有哪些新突破是因为协同带来的?”河海大学王超院士在考察中始终关心这个问题。
  可以实现绝对保密的电话、速度超过传统计算机百倍的量子计算机……都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牵头组建的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前沿协同创新中心正在攻克的科技前沿问题。中心主任潘建伟院士告诉记者,计划于2015年发射的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正是“协同”而来的。
  该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郭光灿院士解释说:“中科大在量子通信研究方面已处于世界前列,但是我们不会发射卫星,做不了空地实验。”于是,中国科技大学联合了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国防科学技术大学4家单位,共同实现目标。
  “这回科研不再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郭光灿院士风趣地说,“如果单靠大学,科研只能止于文章,要真想做出东西来,必须靠协同。”
  南京大学牵头的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以实现国家南海权益最大化为目标。这个汇聚中国南海研究院、海军指挥学院等多家机构的中心,组建了南海史地与文化研究、南海法律与国际关系、南海资源与环境、南海舆情监测分析与交流等八大平台。
  海军指挥学院教授冯梁是南海地区航行自由与安全合作研究平台的首席专家。他坦陈,“海军指挥学院是海军的最高学府,但我们只能从军事角度为国家决策提供依据。现实中,南海问题涉及政治、外交、法理等复杂情况,协同的工作方式正是我们迫切需要的,所以特别愿意参与其中”。
  化工是江苏省的主导产业,但产品及技术低端,急需以高端和生态化为核心,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南京工业大学牵头的江苏先进生物与化学制造协同创新中心,围绕区域需求,形成了学校主导研究方向,从基础研究到技术创新,再到应用转化,每个环节都找到了协同单位。
  体制机制坚冰正在消融
  “以前合作大多靠同学、朋友,现在制度把资源整合在一起,相互都有义务,合作起来自然而然。”清华大学教授王亚愚在谈到加入协同创新中心后的变化时说。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科院物理所3家合作成立的量子物质科学协同创新中心,可谓得天时、地利、人和。同处中关村核心区域的3家单位犹如科研的铁三角,步行不过十几分钟,而3家的合作早已有之。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丁洪认为,地理上的距离不可忽视,当今世界许多重大科学发现就是在科学家面对面的碰撞中产生的。
  天津化学化工协同创新中心更是将地理优势发挥到极致,该中心就坐落在连接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的工字形建筑——天南大联合大厦内。现在,不出楼门,两校的师生就可以到对方的学校去学习、研究。
  据天津大学副校长冯亚青介绍,中心已完全实现了仪器设备共享,只要在电脑上预约就可以优先使用。两校之间还实现了互选课程、互派导师的机制。在“成果怎么算”的问题上,两校还有一个“创举”,规定凡是合作研究成果,只要在本校参与者中署名排在第一位,就认可为第一作者。
  “技术保密问题是企业不与高校合作的原因之一。”中南大学有色金属先进结构材料与制造协同创新中心负责人周科朝说。中南大学联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铝业公司、中国商飞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等多家单位,围绕有色金属先进结构材料与制造的关键科学和共性技术问题,开展科学研究、人才培养、战略研究、成果转化等协作。“现在,在中心的平台上,高校与企业有了共同的目标,签订保密协议,打破了以往的壁垒。”
  “协同创新,无非就是人财物三样,其中会聚人才是最难做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韩杰才说,“不同单位的人展开合作,就要打破单位属性。协同创新中心的体制改革就是要让人员‘流动不调动’,加入中心就意味着企业与高校都得承认这一统一的平台和合作机制。”
  南京工业大学出台“科技十九条”,鼓励协同创新中心的教师、科研人员创办学科型公司,把科技成果所占股份的90%奖励给教师,使“沉睡”专利走出故纸堆,打破了“科技成果转化难”的僵局。中心对公司进行绩效考核,以贡献论英雄。目前,学校控股参股、技术支撑的公司有100余家,有5家以上进入上市辅导期。
  作为一个学科、人才、科研三位一体的计划,各高校在人才聘用、资源配置、考核评价、人才培养模式等方面的探索各具特色。在记者看来,“2011计划”像是一枚火种,使体制机制的坚冰开始消融,使高校科技创新之光闪亮,同时也点燃了企业、政府、行业、科研单位的热情。
  在2011协同创新中心现场考察环节,河南省副省长徐济超亲自到场。他表示,河南作为一个人口大省,没有“985工程”高校,总感到有遗憾,这次一定要抓住发展机会。从2013年开始,河南省每年为河南农业大学牵头的河南粮食作物协同创新中心安排专项建设经费3000万元,连续支持4年。
在苏州大学组建纳米科技协同创新中心过程中,苏州工业园区政府不只提供资金上大力支持,对于引进的人才,在公寓、子女入学、家属工作等方面,政府都出面协调解决。
  对于中国高校正在实施的“2011计划”,四川大学牵头的生物治疗协同创新中心首席科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阿兰•盖伦说:“我知道中国政府将对最优秀的大学科研中心给予支持,现在中国创造了很好的科研条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海外人才回国,我就是跟着自己的学生来到这个中心的。”(作者:高靓 张婷 纪秀君 张东)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3年4月12日 

跟踪“2011计划”协同创新,破解“杰出人才”之问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著名的“钱学森之问”正在驱动着我国以国家战略来回答这一世纪之问,这就是“2011计划”。
  “2011计划”以“国家急需、世界一流”为根本出发点,以人才、学科、科研三位一体创新能力提升为核心任务,构建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协同创新体系。可以说,“2011计划”正在推动产、学、研之间的化学反应,并期望通过这种化学反应淬炼出杰出人才。
  经过1年多的酝酿,“2011计划”的载体——“协同创新中心”在全国各高校纷纷成立,一大批行业产业的骨干企业和科研单位参与到高校组织的“协同创新中心”,通过构建面向科学前沿、文化传承创新、行业产业、区域发展重大需求的4类协同创新模式,在原有的产学研合作基础上,共同商议新的目标、任务和形式,使“2011计划”的实施迈出实质性一步。
  近日,本报记者跟随行业产业专家组现场考察了若干所高校牵头的“协同创新中心”建设培育情况,从中了解到,在我国,方方面面的力量正在直面原有一些体制机制为杰出人才产生而制造的障碍,正在达成共识,大胆改革体制机制以清除教育、科研、经济间的壁垒,从而为杰出人才和世界一流科研成果的产生而努力。
  关注科研人力资源
  长期以来,我国科研经费多关照基础建设和科研设备,对科研工作者的关照明显缺乏。当然,这一政策在基建和设备缺乏的年代,无疑起到集中力量提升我国科研硬件的功用。然而,时过境迁,当我们的硬件积累到一定程度,也创造出许多科研成果,但却鲜有世界一流成果尤其是世界一流核心成果的时候,我们认识到是时候要高度重视科研工作中发挥最关键作用的科研人力资源了。
  对协同创新中心的人力资源状况和人事制度改革的考察,是本次专家考察的重点。“我们在考察中非常关注各个中心是否成立独立的法人单位,是否有相对独立的财务管理和预算、有自主权的人事管理制度,‘2011计划’的核心导向是促成人、财、物的改革与国际接轨,要通过这一机遇,在科研体制机制改革上有所突破。”行业产业现场考察专家组组长钟志华院士说。的确,协同创新中心的组织模式、管理体制建立与运行,人员聘任、考评、激励以及流动等人事制度改革与实际操作,面向重大需求的人才培养机制改革与实施,中心人才集聚能力和团队整体水平,拔尖创新人才的协同培养成效等等,都是此番专家组重点考察的方面。
  记者在考察中看到,要使“2011计划”成为人才的特区,是各协同创新中心的共识。“我们要把最优秀的头脑集中起来。”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韩杰才在介绍该校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牵头培育的宇航科学与技术协同创新中心时这样说。该中心在培育期就建立了接近国际标准的薪酬体系,按国际通行模式面向全球招聘各层次高水平人才,依托国家“千人计划”聘任而来的中心首席科学家,在快速缩短我国与世界一流水平技术差距上发挥了关键作用。
  让人才释放创造力
  “2011计划”强调合作,强调协同才能创新。因为长期以来科研单位间的壁垒不仅消耗着巨大的科研经费,也让人才与人才之间、项目与项目之间产生了诸多隔阂,一方面为了争项目拉经费,彼此间恶性竞争,重复建设情况严重,而每一家都难以做大,科研小作坊、父子兵难以产生有突破性的科研成果,科研效率低下;另一方面,即使科研单位因为解决共同的难题进行合作,但因行业束缚、户口所限、人事归属相对独立,彼此间合作松散,甚至面和心不和,为科研成果功劳属谁而斤斤计较,消耗了科研人才大量的心力与精力。
  “我们看到,和20年前相比,在经过211工程和985工程的建设之后,我们有了在ESI国际学科排名中列前100位的世界一流学科,也有了985高校这样一些世界一流平台,但是,我们却没有产生出与其匹配的全面化、系统化、深入化的世界一流发明创造和核心成果,原因就在于体制机制问题,我们的人才流动和协同不够,没有形成集成优势资源,协同创新发展,而‘2011计划’就是要促成协同创新。”专家组成员大连交通大学校长李学伟说。
  可以说,协同创新中心对人才流动和协同都有足够的认识和行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中航工业牵头培育的先进航空发动机协同创新中心主任丁水汀说:“美国将技术成熟度分为1—9级,4级以上的技术在学科上是没有清晰界面的,如果没有各方面的协同,不可能完成。我们国内的科研,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处于模仿和学习阶段,而是要求系统的原始创新,是多学科交叉的,以前那种一个教授带几个学生的父子兵就包打天下是不可能的。一个科研单位自己去培养各个学科的人才,不现实,也做不到。所以,必须有协同创新机制,围绕重大问题,把相关学科的人才聚拢起来,这就要求人才要流动起来。”该中心的科研组织就是以问题为导向,针对8个“问题”汇聚各单位相关人力资源,组织了8个创新团队。另外,他们采取虚拟股份制,按照各协同单位对开展研究的技术贡献来确定初始股份,并根据动态发展调整股份,以激励协同单位把促进创新的各方面要素尤其是人才汇聚起来。
  中南大学副校长周科朝在介绍该校和北航共同培育的有色金属先进结构材料与制造协同创新中心时说:“哪个专家在哪个项目上最能发挥其专长,他就能到这个平台工作,而他的人事归属单位又能支持他,因为他的单位也是协同创新中心的一分子。他在中心的工作业绩由中心来评定,评定结果原单位也认可,等项目结束后回到原单位,他的待遇职称都没有因此受影响,单位也能分享其科研成果。”该中心在人事制度上采取流动不调动,任务完成后可续聘,也可以回原单位。人员聘用上也被完全授权自主设置岗位,自主设定晋升教授、副教授的业务条件。“流动不调动”也是哈工大采取的措施之一,记者看到这一改革在很多高校都达成了基本共识。
  的确,唯有人才流动通畅起来,科研小作坊才能破除,人才总能跟着自己所专长和感兴趣的项目走,又总能和自己领域的一流人才在一起,无疑真正地让他们的创造力得以释放。“大连理工大学的王立鼎院士是我国属一属二的齿轮专家,但大连没有齿轮企业,陕西的秦川集团是全国齿轮第一,我们几家共同培育建设了协同创新中心,所组成的可以说是国内一流的齿轮研究团队,大家肯定要比各自单干时更能碰撞出思想火花,这对科学研究来说非常珍贵。”西安交通大学牵头培育的高端制造装备协同创新中心首席科学家卢秉恒院士说。
  合力培养拔尖创新人才
  “2011计划”的核心任务是人才、学科、科研三位一体创新能力的提升,因此协同创新中心必须在提升学科、科研水平的同时,协同培养拔尖创新人才,这一平台不仅要释放科研人员创造力,让杰出人才冒出来,也要着眼未来杰出人才的培养。“我们国家为什么要攻关大飞机项目?我们不是为了大飞机而要大飞机,而是要通过这一科研过程,把我们材料、设计、加工都要带动起来,把我们的人才培养带动起来。”中南大学牵头的协同创新中心平台主任张新明说。
在各个高校牵头的创新中心,记者看到他们为此在机制体制、招生、培养等各个方面大胆尝试。
  北京科技大学和东北大学牵头培育的钢铁共性技术协同创新中心针对高层次人才培养,将推进导师自主考核选拔招生制度,实行跨学科招生和导师小组联合指导。“我们还将为学生提供科研辅助岗,通过任务导向、寓教于研、提高待遇等措施,让一批优秀学子在研发具体项目中得到培养和成长,激发他们的创新能力。”该中心主任、首席科学家徐金梧介绍说。
  由北京交通大学牵头培育的轨道交通安全协同创新中心与协同学校西南交通大学、中南大学启动三校学分互认和学生互访,并打通三校的国际交流项目和学术交流活动,资源共享中为学生提供更广阔的平台。同时,三校共同进行课程和教材建设,构建面向科研需求的跨学科课程体系。
  另外,中南大学牵头协同创新中心开设的“创新型高级工程人才试验班”,本科生一入校就进团队,与中铝、金川等公司建立“国家级工程教育实践中心”,紧密结合工程实践前沿来培养人才,西安交通大学牵头的协同创新中心与沈阳机床、大连机床、秦川、轴研科技等企业联合进行“研究生—装备制造业领军人才计划”,5名学生已进入培养计划,北航牵头的协同创新中心实施“一制三化”发动机精英人才培养模式,采取高校、企业双导师制、国际化联合机制、个性化的企业定制培养模式、小班化的教学模式改革,哈工大牵头的协同创新中心则设立了国际博士后岗位,以吸引国外一流大学和学术机构的博士生。总的来看,上述6所行业产业类协同创新中心,都在进行“工程博士”的尝试,大家已认识到,这是我国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一个重要方向。(作者:王庆环)

来源:《光明日报》2013年4月10日



 

底部背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