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室主页
东京大学的校园氛围与人文熏陶
  

  赤门、银杏树道、安田讲堂,作为东京大学的标志性建筑,它们一同见证了东京大学的历史。此外还有一处著名的“心字池”,日本文学家夏目漱石在小说《三四郎》中描写了它,所以人们又叫它“三四郎池”。如此美丽的景致,曾经为东大孕育出两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
  走进东京大学的图书馆,你就可以感受到这种无处不在的严谨治学氛围。东大图书馆设有开架阅览室和自由阅览室,除了面向在校生以外,还向社会开放,毕业生只要持入馆证或者毕业证书就可以进来重温学生生活。对于勤学苦读的东大学子们来说,东大图书馆是他们成长历程中重要的驿站。
  作为规模最大的国立大学,东京大学的自然科学部门,走在了科研的前列。2001年,日本提出要研究开发“五感通信技术”,即不仅要在通信中传输视觉和听觉、还要传输嗅觉、触觉和味觉。不同领域共同研究,文理双方互相促进,东京大学的领导者们一致认为这是一流大学所应具备的必要资格。
  东京大学博物馆可以说是这一教育思想的产物,它原是东京大学保存研究资料的仓库,在这儿工作的17名教师,虽然各自的研究领域都不一样,但彼此间的互相交流和学科间的交叉,使得他们有机会开拓了许多新的领域,并将研究成果介绍给社会大众。作为日本最早建立的一所大学博物馆,它收藏从江户时代到现在的东京大学的历史资料和240万件研究标本。博物馆尽量收藏每个研究所的研究成果和资料,以记录东大的研究历史。这就是为什么东京大学授课时能够尽量使用实物标本的理由。
  除此外,它还是日本最早引进数字系统的博物馆,在未来的几年,所有标本都将实现数字化的图像记录。如很早的影片通过修复的数字化,可以当做资料保管。数字博物馆里最受欢迎的是触屏式展厅,通过箭头,可以进入数字博物馆的任何地方,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去观看展品。博物馆星期一至星期五向公众开放,同时还在因特网上公布,吸引日本百姓来参观。研究成果对外开放,并宣传陈列展览,可以说是东京大学的一大特色。如何将大学的成果反映到实业界,实现商品化,是日本政府最为重视的问题之一。为了能在日本社会发挥研究成果的影响力,东京大学在做最大的努力。东京大学的智能机械研究室就是日本大学为回馈社会而设立的。用辅助外科手术机器人进行更为精确的手术,是研究室的重头戏。来自北京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廖鸿恩就在这里工作。
  像廖鸿恩这样的留学生在东京大学有2000多名,东京大学有专门为全体留学生设立的学习计划和援助措施,留学生中心设立的日本语教室能帮助外国留学生尽快熟悉日本生活。如果留学生遇到疾病或者意外事故,后援会还会提供帮助。东京大学的课程分为两个阶段安排,前两年为基础教育阶段,后两年为专业教育阶段。新生入学后首先在教养学部学习人文、社会、自然科学的基础知识,然后再到各学部接受后期专业教育。在东大,中国留学生经常举行聚会,互相交流。
  在日本有这样一种说法,东京大学的学生脑子很活,但动手能力很差,实际上这是一种错觉,东京大学不仅重视专业知识的传授和专业技能的训练,而且鼓励学生参加各种学会、协会和俱乐部。在东京大学有许多名目繁多、内容各异的俱乐部,甚至还有面条俱乐部、麻将研究会等听起来令人发笑轻松的协会。正是在这种活跃的氛围中,东京大学培养出了学生的完整人格和全面发展的素质,同时也吸引了更多的留学生来到这里学习。

来源:《北京青年报》2008年3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