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室主页
东京大学的办学定位与发展战略
  

  一、转变观念,顺势而动
  东京大学近年来面临的最大挑战,莫过于国立大学法人化。国立大学法人化是日本政府行政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经济长期低迷、社会发展减速的情况下,为了摆脱公共机构庞大、运行效率不高、财政负担过重的困境,日本政府决定改变国立大学的行政机构属性,使大学教职员脱离公务员队伍,以达到压缩行政机构和编制的直接目标;同时,通过法人化手段,给国立大学以经营自主权,以达到激发大学组织活力,提高知识创新能力,带动国家科技振兴的目的。有人认为,国立大学法人化改革是日本二战以后新制大学建立以来高等教育领域中最大的一次改革。
  面对这样的形势,是继续抵制、被动接受,还是积极应对、主动出击,这对所有的国立大学来讲,不能不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东京大学经过自上而下地反复讨论,达成了基本的共识,这就是要顺应社会发展,面向未来,积极推进改革,实现新飞跃。2003年3月,东京大学评议会制定并通过了《东京大学宪章》,在这篇未来学校发展的纲领性文件中,东京大学郑重宣布,“要成为能为世界公共服务的大学”,建设“世界的东京大学”,其基本使命是“超越国籍、民族、语言等各种束缚,追求人类普遍的真理与真实,通过教育和研究,为世界和平与人类的福祉,为人类与自然的共存、安全环境的创造、各地区均衡的可持续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文化的批判、继承与创造,作出贡献”。他们的基本理念是,坚持学术自由和自律,努力提高学术研究水平,成为世界知识创新的引领;坚持开放,推进大学与社会的双向互动;主动接受社会评价,推进系统变革,回应世界的广泛要求;发挥优势,提高国际性,推进与世界的交流;坚持文化的多样性,保障探求知识的充分自由。总之,要在崇高目标的指引下,顺应时代的潮流,锐意改革,不断进取,追求卓越。
  二、理性判断,科学定位
  2000年,东京大学曾经对本校学术研究实力进行过深入的比较分析。据《东京大学白皮书》(2000)的分析,1991年东京大学SCI论文发表约4千篇,1999年达到7千余篇,名列世界第二,比第一的哈佛大学只少一千来篇。然而,东京大学的人们清醒地认识到,虽然东京大学的科学论文量大,但是在学术品质上却不如人意,与哈佛大学相比,科学论文被引用平均次数只有哈佛大学的一半。哈佛大学的高被引用论文占到论文总数的约20%,被引用超过100次的论文占到5%,而东京大学相应的数字分别为约10%和1.5%。从人文社会科学方面来看,由于语言的原因,比较难进行国际比较。若仅就用英文发表的论文而论,东京大学1999年发表200多篇,大约只有美国、英国主要大学的1/4。这至少可以说明,东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国际化程度不高。正是基于这样一个客观、冷静的分析,东京大学得出结论,我们与世界最高水准还有差距,要把提高研究质量水平和得到国际承认作为明确的奋斗目标。
  2003年颁布的《东京大学宪章》,确立了“世界的东京大学”的办学定位,提出“东京大学以学术自由为根本,追求真理的探究和知识的创造,以维持和发展世界最高水准的教育与研究为目标”。2004年大学法人化正式实施后,东京大学向政府提交的中期目标和计划,重申了《宪章》的目标定位,更进一步提出,要建成“世界的教育和研究基地”。因此,“开展世界最高水准的教育和研究”,成为东大《2004-2009规划》的指南。
  2005年4月,小宮山宏就任新一任东京大学校长。如何在任期内推进学校的建设,他经过反复咨询各方面的意见,制定了《东京大学2005-2008行动纲领》。小宫山宏立志要率领东京大学成为世界最优秀的、最具影响力的大学之一,他更明确地提出,要“站在时代的前列、目标指向世界知识的顶点”。在《纲领》的引言中,他强调指出,大学面临世界性的激烈竞争,必须快速变化,不进则退,即使已经处于世界先进行列的大学也不能例外;东京大学要把握时代的要求和机遇,朝着成为21世纪引领世界和人类的综合性大学的目标努力;为此,东京大学要成为能够聚集世界最优秀青年来学习的场所,成为能够吸引顶尖学者来创造新知和交流的场所,成为能够促进知识发现、应用、造福社会和人类的场所。
  三、改善治理,整合学科
  《东京大学2005-2008行动纲领》标示了两个关键语句,一是“自律分散协调系统”,一是“知识的构造化”。前者是就行政组织而言,后者是就学术组织而言。这实际是东京大学战略实施的两个重点。
  大学的治理结构可以通过对组织进行“外科手术”来改造,然而大学的学科组织用这种方式则恐怕难以凑效。学科组织作为知识共同体,有其内在的规定性。由于知识的快速发展,学科分化越来越严重,学科组织也越来越被分割。而当代知识发展往往又要求学科更加综合,学科之间更加协同。克服被高度分割的学科组织的障碍,建立起学科之间的联系,形成交叉、融合、协同的渠道,是知识创新的必要条件。东京大学提出“知识构造化”的实质,就是要构建起有利于现代知识创新实践的学科发展的组织网络体系。为此,学校由校长室牵头,建立起了十几个专门跨学科协调机构,使之成为全校知识创新的横向信息传播、组织联通和管理支援的平台。比如,致力于开拓新学术领域的综括研究机构、综合多学科的环境可持续学协作研究机构、支持生命科学教育的广播电视网、地球观测数据多学科开发利用的协作研究机构、推进高亮度放射光协作的研究机构、生物机能控制化合物情报利用机构、纳米量子信息电子工程协同研究机构等等。这些机构的功能与实体的跨学科研究组织不同,主要是服务性支持。
  “知识构造化”是一个系统工程,它不仅涉及知识创新的研究活动,也关系人才培养。东京大学把构建“知识构造化”和学科融合的教育体制作为战略任务之一,其中首要的任务就是体现“知识构造化”的课程体系建设。他们正在推进东京大学教学目录网络检索的公开,所有教学信息的数字化、可视化课程的公开等项目。他们还在积极试验本科层次的小规模融合学科的新专业,在多学科协同项目下的研究生教育等。
  四、筑造高峰,夯实基础
  在动态中把握发展的机遇,是有效战略管理的基本要求。近年来,日本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大学改革的举措和相关政策。进行内部力量整合,积极争取政策支持,是东京大学战略管理的一个抓手。 有限的资源向哪里投,取决于大学的知识发展战略。东京大学在物理、化学等基础学科,早已经有世界一流的业绩。近年来,东京大学紧紧瞄准知识创新的前沿领域加强投入,尤其是在生命科学、材料科学、环境科学、空间科学、高能光科学等领域给予重点支持,形成了一座座学科的新高峰。
  教育是大学的第一功能,是大学的基础。把最新的研究成果转化为教育资源,是世界一流大学之强大所在。东京大学研究生院重点化以后,本科教育如何定位?在全校的讨论中,教师们普遍认为,本科教育不但不能削弱,而且必须加强,研究生教育如果没有本科作基础,就不可能有高品质。1995年,东京大学对本科教育中的问题进行全校性的研讨,1996年成立了大学综合教育研究中心,他们作出的决策是,本科教育坚持二二分段模式(前两年不分专业集中在教养学部学习,后两年进入专业学部),进一步强化教养教育(通识教育),为造就未来的领导人才打下扎实的基础。为此,他们致力于重建教养教育的前期课程体系,改革后期专业教育课程。在大学法人化改革进程中,东京大学把形成全校性共同参与前期课程教育的体制作为战略任务,明确提出,要将学科综合化的研究课题成果引进基础性教育,把多样的学科领域最前沿的研究与教养教育的有机地结合起来,激发本科生的求知欲。他们积极开发学术俯瞰讲义课程、研讨性课程,让本科一、二级学生了解知识的体系和结构,着力于提高他们的基础学力和学术兴趣。
  东京大学在其发展战略中,以世界最高水准的教育为追求,《东京大学宪章》所确立的教育目标是:“培养有广阔视野,掌握高级专门知识,富有理解力、洞察力、实践力、想像力,有国际性和开拓者精神,能够成为各领域领军人物的人”。研究生教育重点化以后,东京大学的研究生教育规模增加了一倍多,提高研究生教育的质量成为紧迫的课题。在多种举措中,他们特别强调让研究生获得前沿研究的体验,增加研究生接触最前沿的研究课题,支持研究生参加国际的学术研讨和学会,到先进的实验室工作。对博士生课程建设,他们强调要跨学科性、国际性、综合力兼备,努力培养学生广阔的知识视野、敢于挑战未知领域的开拓精神。有益于知识创新能力的形成,是东京大学提高研究生教育水平的根本。

来源:《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