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室主页
日本国立东京大学章程(序言)
  

  进入21 世纪,人类正在迎接一个超越国家界限、立足于整个地球大视野的世界性交往迅猛发展、日益增强的新时代。日本同样也将更加积极地面向世界,敞开自我、发挥特色,孜孜以求为人类文明竭诚贡献。东京大学,值此新世纪之际,作为致力于永远为世界的公共性(公益性)发展不遗余力、全力以赴去奉献的大学,亦如我们要成为‘世界的东京大学”这一名字本身所表述的内容那样,回报日本国民的寄托与期望,追寻为日本社会作出贡献的正确道路上所怀有的坚定信念,再次下定决心,通过教育教学与科学研究,追求超越国籍、民族、语言等所有界限的人类普遍的真理和客观事实,为世界和平和人类福祉,人类与自然的和谐共存,安全环境的创造,各地域间的均衡可持续发展,科学与技术的进步,以及文化的批判继承与创新作出应有的贡献。面向这些伟大使命的达成,东京大学,在这即将去开拓新时代的重要时刻,为揭示据此而应该建立的理念与目标,特制定本宪章。
  东京大学创设于1877年。它不仅是日本最具有悠久历史的大学代表,而且作为象征着日本的大学,为近代日本国家的繁荣、发展贡献了巨大的力量。回顾历史,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 1949 年,根据日本国宪法规定而实行新的教育管理体制改革,以新制大学为新的出发点以来,东京大学,以史为鉴,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以期为和平、民主国家的社会形成作贡献,我们积极响应社会要求,为科学和技术的飞跃发展奉上许多卓越成果的同时,也领先构筑了世界公认的教育教学与学术研宄的发达体制,深度推进了改革的高效发展。
  现在,东京大学,继创立期、战后改革期之后,伴随着国立大学法人化改革又迎来了第三次大发展期,期望实现更加自由的、能够充分发挥大学自律性(自主性)的新的社会地位及职能。与此同时,东京大学,继承迄今为止历史的积淀与成果,努力发挥世界水准的学术研究方面的牵引力作用,为公正社会的实现、科学与技术的进步和文化的创造作贡献。并且,我们继续以培养拥有全球视野的公民的杰出人物之场所为目标。此时此地,如何能够发挥全体教职员工一体化的大学运营之力量,对东京大学的崭新飞跃来说是拭日以待的必需的课题。
大学,对于人的可能性范围内的无限发展而言,应该是提供具有不间断连续性的、开放性结构的学术之本源的特征由来的,因此对大学来讲,它的自由与自律性就成为非常之必要。同时科学/技术的惊人的、异常显著的发展与进步,使得它自身也需要有高度的伦理性和社会性的优秀接班人来继承。另外,因为知识在所有领域都具有决定性意义之知识型社会的到来,和大学以外的创造知识的场所携手合作、建立伙伴关系,对大学的教育与研究的发展带有越来越重大的意义。从这样的观点出发,东京大学,一方面希求自治和自律,一方面也面向世界开放自我,把研究成果积极地不断回馈于社会,同时创造回应社会需求的研究活动,推进大学与社会的双向合作。
  东京大学,将最大限度地有效使用日本国民和社会所赋予的得天独厚的资源,不断地进行自我改革和创新,为了进一步去实现世界水准的教育与研究,作为大学自身重视自治的同时,也必须让自治决定与实践接受严格的社会评价与监督。东京大学从真诚的愿望出发,严格实行自我评价、自我批判,并且把活动的全部内容公开,正确恰当地应对广泛世界的要求,改进自我;此外,坚持不懈地探求改革现有制度/体系的发展路径,这样为世界学术和知识的创造、交流以及发展作贡献。东京大学,不断提高自身组织和各种活动的国际化,深刻去理解世界各个国家、地区,促进以希求真理、和平的世界性教育与研究的开展。东京大学,时刻高度自觉地意识到自身是位于亚洲的日本大学,应充分发挥并有效利用在日本积蓄下来的科学研究的特色,进一步努力加强与亚洲的携手合作,同时推进与世界各个地域的相互交流。
  东京大学,认识到组织成员的多样化在本质上具有重要的意义。所以保证所有组织成员,不会因为国籍、性别、年龄、语言、宗教、政治观念、出身、财产、门第、血统地位、婚姻地位、家庭地位、残疾、疾病、职业经历等方面的理由而受到歧视或区别对待,而且努力创造井确保各个成员都能有广泛参与大学各项活动的机会。
  为了肩负着日本和世界的未来的世代,同时也为了胸怀理想、追求真理的有志之士们,整备最完善的条件和创造最理想的环境,构筑面向世界、开放的,而且无任何差别歧视的自由的学术、知识探求的空间,对东京大学而言是充满无限喜悦与荣幸的事业。在这里作为学术共同体的东京大学,为了达成与实现自身被赋予的使命与课题,特此制定以下东京大学宪章,立志全体组织成员一起同心协力、共同前进。


资料来源:东京大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