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室主页
相关文章
 
大学生就业问题研究
“应试的一代”倒逼大学改革
【关注大学生就业】政府高校企业联手破解就业难
何以破解就业歧视“死结”
年增就业过千万 为何仍感“就业难”
缓解就业离不开教育改革
从大学生就业意向看体制改革
就业的坐标定在哪儿
如果大学毕业率降低到50%~80%
专业设置且慢挂钩就业率
往期回顾  第二十期 教育改革,“供给侧”是关键 第十九期 我们离世界一流大学有多远 第十八期 试点学院:改革是最大的红利 第十七期 简政放权:高校有哪些期盼 第十六期  2013年度中国人文社科期刊和机构进步因子分析报告 第十五期 一流研究型大学的责任和作为 第十四期 建立科学评价体系 释放人才活力 第十三期 中国一流高校纷纷加盟“慕课” 搅动大学课堂 第十二期 东京大学启思录 第十期 中外合作办学研究 第九期 大学办学理念 第八期 大学章程建设探析 第七期 大学人才培养研究 第六期 大学的文化传承创新职能 第五期 高校“协同创新”研究 第四期 高校“学部制”改革研究 第三期 大学董事会制度探究 第二期 建设“绿色大学” 第一期 大学文化建设
专业设置且慢挂钩就业率
  

夏远望

  日前,教育部公布2012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设置备案或审批结果,因专业面较窄可能导致就业率不高,全国高校258个新设专业未能获得教育部的审批,其中有高尔夫产业管理、全球健康学、老年工程等新鲜专业。(见4月10日《新闻晨报》)

  教育部在其下发的《关于做好2013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通知》中提出,“连续两年就业率较低的专业,除个别特殊专业外,应调减招生计划直至停招”。其实,将就业率与大学专业“生死”挂钩的做法,教育部9年前就已推出,但这一做法并未能有效解决高校专业设置不合理问题,反而催生了一批就业率注水、“被就业”乱象,引起社会关注。

  教育必须跟社会需求结合,对就业率的考核可以防止学校盲目扩大办学规模,同时灵活进行专业培养方向调整,一些华而不实的专业应该清退。然而,将高校专业“生死簿”钉在就业率上,过度强化大学的人才技能培训功能,势必导致高等教育功利化。一些专业跟社会需求无直接关联,如理论物理、数学、哲学等,但却是人文及自然科学的基础,不能简单以市场尺度衡量其教育成果;大学并非职业教育学校,如985工程、211工程等院校主要实施精英教育,以能力为导向培养学生,能力与就业率并非线性关系,台湾导演李安年轻时找不到合适工作,在家整整待业八年,如果简单以就业率评价大学办学,必然将所有学校都变成职业培训所。

  如何界定就业率,也值得商榷。数据显示,大学生毕业半年后的就业率要高于初次就业率20~30个百分点,评价就业率是以初次就业率还是一年后就业率为标准?越来越多的毕业生跨行就业,就业率的高低和专业好坏之间又该如何画等号?

  再说二级学科专业调整权,该由政府部门主导,还是归高校自主?政府的职责是关注教育公平,让所有孩子在机会上公平,至于学校配置什么样的专业,是学校自身的问题。高校行政权力泛化,直接羁绊教育、科研发展脚步,就业问题只是其表象之一。2010年5月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要“克服行政化倾向,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将就业率与大学专业“生死”挂钩,政府部门对大学拥有过多过细的领导权、办学权、管理权、经济权、考评权,是典型的行政干预高校行为。当然,高校“去行政化”并非是让高校独立于政府与社会之外,宏观调控必须是政府对高校管理的主要方式。

  调减关停就业率低专业,对提高就业率来说,只是扬汤止沸。就业难,个人、大学、用人单位、政府、家庭,都是责任主体,不能把压力都推给学校。尊重教育规律、学术规律,科学合理加快高校“去行政化”进程,扎扎实实办人民满意的教育,问题才能逐步解决。



来源:《河南日报》2013年04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