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室主页
相关文章
 
大学生就业问题研究
“应试的一代”倒逼大学改革
【关注大学生就业】政府高校企业联手破解就业难
何以破解就业歧视“死结”
年增就业过千万 为何仍感“就业难”
缓解就业离不开教育改革
从大学生就业意向看体制改革
就业的坐标定在哪儿
如果大学毕业率降低到50%~80%
专业设置且慢挂钩就业率
往期回顾  第二十期 教育改革,“供给侧”是关键 第十九期 我们离世界一流大学有多远 第十八期 试点学院:改革是最大的红利 第十七期 简政放权:高校有哪些期盼 第十六期  2013年度中国人文社科期刊和机构进步因子分析报告 第十五期 一流研究型大学的责任和作为 第十四期 建立科学评价体系 释放人才活力 第十三期 中国一流高校纷纷加盟“慕课” 搅动大学课堂 第十二期 东京大学启思录 第十期 中外合作办学研究 第九期 大学办学理念 第八期 大学章程建设探析 第七期 大学人才培养研究 第六期 大学的文化传承创新职能 第五期 高校“协同创新”研究 第四期 高校“学部制”改革研究 第三期 大学董事会制度探究 第二期 建设“绿色大学” 第一期 大学文化建设
如果大学毕业率降低到50%~80%
  

喻海良

  在国内大学里面,每一次有学生被开除或者有学生选择退学都会得到很多的关注。很多人认为应该多给学生一些机会,不能轻易扼杀了他们的前途。当然,也有部分人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发展趋势,大学里面的确有一部分学生根本就没有好好学习,如果他们也能够顺利毕业是对那些努力学习的学生的亵渎。

  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班上29个人,毕业时还是29人,可见毕业率之高。而我们班上不学习的人也是大有人在。在我出国的前一阵子,北京某大学的学生家长请我吃饭,他的孩子在校一年,所有学科全部挂科,包括体育0分。因为,整个学年,都在宿舍玩游戏。即便是这样的学生,学校也没有立即开除,而是通知家长,进行教育。

  由于大学超高的毕业率,大学里根本不学习的学生似乎占到很大比率。像上面那样的学生,似乎也不少,每天都在宿舍里面玩网络游戏,一学期有四到五门课挂科。但是,对于他们的惩罚就是交200元左右的补考费进行补考,只要不交空白卷,老师都会让他们通过。也由于这种现象,现在大学里真正努力的学生的比率似乎在逐年降低。这或许是应了很多老师常说的一句话,“学苗的素质越来越差”。

  相反,也有另一个事实,很多在国内连二本都考不上的学生,通过大学阶段的努力,他们在国外获得了名校的学位。如果就掌握知识能力比较,后者的各项指标可能要远远超过国内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水平。

  为什么国内一本大学培养的学生质量不如那些在国内连二本大学都考不上,但通过努力获得国外一流大学文凭的学生质量呢?我觉得我国大学必须正视这个问题,个人感觉问题可能出在现在国内大学学生的毕业率过高。

  (1)直接导致学生逃课率上升。现在大家认为只要考上大学,就能获得大学文凭。也因此很多大学课堂里,由于学生逃课率过高,很多老师都被动地选择点名来缓解这个问题。为什么很多学生选择逃课?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学校给学生的压力过小,让他们对学习成绩不予重视。

  (2)由于大学毕业率过高,就业单位现在不看学生本人能力,而选择看学校定位。现在,很多企业在招聘过程中,都要求本科来自“985工程”、“211工程”大学毕业的学生,而其他学校的学生,即使非常优秀也很难获得面试机会。因为很多招聘单位已经不相信现在的大学生在大学阶段会踏实地学习知识,因为,只要他们考上了大学,基本上就能够获得大学文凭。

  (3)导致就业率下降。最近几年,我国大学生的就业压力愈来愈大,这也导致很多学生被迫考研以逃避就业问题。然而,就业率下降的根本原因在于大学教育质量的下降。现在很多大学生说自己毕业时拿到的薪酬可能低于农民工。然而,他们又有多少人反思过一个实际问题,他们的个人能力真的比农民工强吗?因为,有一部分人在大学阶段,把主要时间花在了玩网游、逛街等事情上,学到的专业知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此情况,以什么要求老板给自己提高待遇。

  针对上面这些问题,在国外大学则有完全不一样的理解。这里的学生都会认真对待每一门课程,都希望自己能够取得好的成绩。因为,在国外找工作不以自己在什么大学为依据,而是以学习的成绩来进行竞争。如果一个学生的HD很多的话,找一份好工作自然不成为问题。同时,在那些学生中,如果不努力,很有可能就要面临被淘汰的可能。因为澳洲大学的毕业率只有75%~80%,美国、德国似乎更低。在这些国家,不努力绝对拿不到学位。如果国内也只有如此低的毕业率,我相信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一定会增强。

  如果有一天,国内大学也不会如此容易地毕业,所有学生都好好读书;如果有一天,我们国家一本大学毕业率降到80%,二本大学毕业率降到50%,本科生质量势必得到质的提升,这样大家也不会再唯大学出身论英雄。同时,如果大学中有人只是想混,则不可能毕业,那么,我们的教育质量一定会得到质的提升。



来源:《中国科学报》2013年05月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