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室主页
相关文章
 
大学生就业问题研究
“应试的一代”倒逼大学改革
【关注大学生就业】政府高校企业联手破解就业难
何以破解就业歧视“死结”
年增就业过千万 为何仍感“就业难”
缓解就业离不开教育改革
从大学生就业意向看体制改革
就业的坐标定在哪儿
如果大学毕业率降低到50%~80%
专业设置且慢挂钩就业率
往期回顾  第二十期 教育改革,“供给侧”是关键 第十九期 我们离世界一流大学有多远 第十八期 试点学院:改革是最大的红利 第十七期 简政放权:高校有哪些期盼 第十六期  2013年度中国人文社科期刊和机构进步因子分析报告 第十五期 一流研究型大学的责任和作为 第十四期 建立科学评价体系 释放人才活力 第十三期 中国一流高校纷纷加盟“慕课” 搅动大学课堂 第十二期 东京大学启思录 第十期 中外合作办学研究 第九期 大学办学理念 第八期 大学章程建设探析 第七期 大学人才培养研究 第六期 大学的文化传承创新职能 第五期 高校“协同创新”研究 第四期 高校“学部制”改革研究 第三期 大学董事会制度探究 第二期 建设“绿色大学” 第一期 大学文化建设
年增就业过千万 为何仍感“就业难”
  

去年全国新增就业1266万人,年末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1%。这意味着我们不仅高质量完成上年年初定下的900万人新增目标,而且创造了城镇新增就业的历史新高。

  解决就业是一道世界性难题。盘点2012年,世界经济普遍低迷,许多国家失业率居高不下,比如西班牙,失业率去年底达到26%,全国失业人口近600万,创历史最高。国际劳工组织公布的2013年就业趋势报告显示,今年全球失业率将小幅攀升,失业人口将突破2亿,就业形势仍无明显改观。

  从国内来看,从年初的季节性“用工荒”,到年中媒体热炒的“返乡潮”,全年就业形势同样经历了严峻挑战。2012年,我国GDP增速从一季度的8.1%放缓至三季度的7.4%,平均增长速度为7.7%,同过去10年10.7%的平均增速相比,下行态势明显。就业被称为“经济发展风向标”,完全不受经济影响是不可能的。广东、福建等沿海地区的一些企业,去年就遇到了订单减少,用工需求降低的问题。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我们能够取得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266万人、失业人员再就业552万人、困难人员实现就业182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连续10个季度维持在4.1%的成绩,实属难能可贵。

  然而,人们不免要问,经济下行,为何在就业数据中没有体现?城镇就业新增人口超出目标366万的动力何在?

  2012年,国家实施了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国家在确保经济稳增长的同时坚持就业优先战略,保证了就业形势的总体稳定。这其中,就业优先战略围绕转方式、调结构、稳增长,成为确保就业稳中有进的关键动力。

  从局部看,东部沿海地区新增就业能力的确在减弱。但从全国看,劳动力就业没有因为经济增长速度回落而紧张,很重要一点是劳动力市场的区域性变化,传统的劳动密集性行业2012年悄然向中西部转移。据统计,西部地区2012年前11个月新增就业同比增长11%,可谓异军突起。中西部地区投资的快速增长,带动了当地的就业增长,从而成为拉动全国新增就业增长的主力。

  确保就业规模的同时,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过程中不断优化。2012年,制造业用人需求进入“慢车道”,但高新技术产业、服务业用人需求在上升。第三产业的发展,为增加和吸纳就业增添了新的“驱动器”。2010年,我国服务业就业人数已达26332万人,占全社会就业人数比重为34.6%。根据《服务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到2015年,我国要实现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服务业就业人数占全社会就业人数的比重分别比2010年提高4个百分点,服务业从业人员素质将明显提高。

  当然,还有人会提出质疑,为什么我不是那1200多万人中的幸运儿?

  刘轶欧是一名学习工商管理的“海归”,2012年8月,他从美国西北理工大学毕业回国,择业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在应聘某国企的人力资源岗位时,他发现自己不属于“211工程”学校毕业生,也不被看作应届毕业生,自己同竞争对手相比并没有绝对胜算,国外留学的经历并未成为优势。高不成低不就,这让小刘的处境有些尴尬。

  专科学校毕业生黄鹏程学的是环境监测与评价专业,虽然只有21岁,却已经换了两份工作。在他看来,找一个专业对口的岗位是如此之难,不得不放宽视野,大鱼小鱼都要钓。

  相比大学生,农民工就业面临的困扰更加复杂。择业难,也成为就业难的重要原因。50岁出头的林师傅是一位有着多年电工经验的熟练工,但在他看来,找一份靠谱的工作并不容易。随着岗位对技术的要求越来越高,一些农民工对专业技能性较强的岗位只能“敬而远之”。据统计,2012年外埠人员求职比重上升,技术工人依然短缺。用人单位需求中,对技术等级有明确要求的占52.7%。

  就业课题很复杂,政府部门促进就业义不容辞,但凭空为几亿劳动力人口提供现成的“饭碗”并不现实。从整个就业市场来看,近年来,我国城镇需就业的劳动力达2500万左右,而每年城镇新增岗位只有1200万上下。因此,政府搭建了更多的就业服务平台,并且不断完善就业指导机制,为求职者成功就业搭桥铺路。

  “就业服务周”、“网络招聘周”……一系列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的创新之举推出,让大学生不出校门就能获得就业信息,在校园实习基地就能完成企业见习。有的放矢,自然胸有成竹。

  “春风行动”、“就业援助月”……“小额担保贷款”、“就业帮扶”、“农民工返乡创业”……一系列政策措施的落实,让农民工可以根据个人需求,享受职业培训和创业服务,更有信心面对就业创业;长长的一串“用工规范诚信企业”名单,让农民工兄弟心里踏实;人社部开展的12582惠农就业信息平台已覆盖8.4亿人,有效缓解了农民工务工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同样离不开个人的努力。在就业优先战略的驱动下,人们有了新的择业观,更加珍惜自己手中的就业机会。不少招聘单位也不再简单地“以学历定取舍”,而是“不拘一格降人才”。

  “操千曲而后晓声”。10年就业优先战略的实施,显著改善了我国就业格局,也影响着每一个劳动者的生活轨迹。也正因为此,才有2012年新增就业再创新高的佳绩。

  随着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及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促进就业也将面对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今年,我国就业面临的困难和矛盾依然十分突出,全年将有近700万大学生毕业,达到历史新高,再加上往届的毕业未就业人员,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会进一步加大。而2.5亿农民工则是我国经济与社会转型时期的一个特殊群体,也是我国目前产业工人的重要输出力量。这两类群体,既是就业的主力军,也是就业压力最大的承受者。

  尽管目前经济增速减缓并未对就业形势造成大的影响,但人力资源市场需求走低已成事实。因此,在确定经济发展速度之际,必须考虑到实现充分就业的要求。一方面,以高校毕业生和新一代农民工为代表的年轻人犯愁“就业难”;另一方面,部分企业犯愁“用工难”,这种结构性矛盾主要体现为普通劳动力仍然供过于求,而劳动力市场中的中高级技能人才则供不应求。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陈光金认为,从就业的角度来说,随着人口年龄结构的调整和新增就业人口总量的减少,要求经济增长速度达到10%的压力会相应减轻。产业转型升级将为大学生、农民工创造更多机遇。

  业内专家指出,随着“80后”为主体的新生代农民工成为劳动力输出主体,他们对就业质量的需求日益增强,实现体面劳动正成为劳动就业领域新的发展趋势。当前相关工作的重点应该是增加劳动者的就业,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水平,完善劳动者的社会保障。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今年就业工作目标是,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6%以内。“实现这一目标,必须把促进就业放在更加优先的位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要深入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着力推动就业政策落实,充分发挥政策对稳定和扩大就业的效力,大力扶持小型微型企业,促进家庭服务业发展。与此同时,还要切实做好重点群体就业工作,大力促进以创业带动就业。”



来源:《经济日报》2013年02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