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室主页
相关文章
 
大学生就业问题研究
“应试的一代”倒逼大学改革
【关注大学生就业】政府高校企业联手破解就业难
何以破解就业歧视“死结”
年增就业过千万 为何仍感“就业难”
缓解就业离不开教育改革
从大学生就业意向看体制改革
就业的坐标定在哪儿
如果大学毕业率降低到50%~80%
专业设置且慢挂钩就业率
往期回顾  第二十期 教育改革,“供给侧”是关键 第十九期 我们离世界一流大学有多远 第十八期 试点学院:改革是最大的红利 第十七期 简政放权:高校有哪些期盼 第十六期  2013年度中国人文社科期刊和机构进步因子分析报告 第十五期 一流研究型大学的责任和作为 第十四期 建立科学评价体系 释放人才活力 第十三期 中国一流高校纷纷加盟“慕课” 搅动大学课堂 第十二期 东京大学启思录 第十期 中外合作办学研究 第九期 大学办学理念 第八期 大学章程建设探析 第七期 大学人才培养研究 第六期 大学的文化传承创新职能 第五期 高校“协同创新”研究 第四期 高校“学部制”改革研究 第三期 大学董事会制度探究 第二期 建设“绿色大学” 第一期 大学文化建设
何以破解就业歧视“死结”
  

姚学文 何国庆 陈惠芳 蒋海文 黄旻

  一些老话题总会在固定的时段成为新热点,“就业歧视”就是其中之一。在今年高校学生毕业季来临之际,教育部发出《关于加强高校毕业生就业信息服务工作的通知》,提出“三个严禁”:严禁发布含有限定985高校、211高校等字样的招聘信息;严禁发布违反国家规定的有关性别、户籍、学历等歧视性条款的需求信息;严禁发布虚假和欺诈等非法就业信息。这无疑让人看到了治理“就业歧视”的新曙光。5月上旬,记者专题采访了湖南省教育行政管理部门、高校、科研机构的有关专家、学者以及学生。

  声音:就业歧视由来已久

  这几天,湖南师范大学商学院营销专业应届毕业生任婷婷心里颇为郁闷。她去一家经营速溶饮料的公司应聘营销员时,招聘负责人在看了她的简历之后说,应聘人员要1.65米以上,长相要端庄。任婷婷说:“我感觉他们是在选美,而不是在选才。”

  郁闷的不止任婷婷一个。郴州湘南学院机械制造及自动化专业应届毕业生周翔,在一次高校毕业生招聘会上,向株洲某大型国企投递简历时,该单位人事部门负责人直接将简历退回给他,称他们单位只要211或985高校毕业的学生;中南大学地球科学与信息物理学院毕业生夏艳菊,满怀信心到一家建筑行业国企求职,却被告知他们单位一般倾向选择男生。

  “在我国,就业歧视由来已久,几乎是‘死结’。”作为连续两届的全国人大代表,湘潭大学校长罗和安对就业歧视问题颇为关注。他说:“就业歧视五花八门。比如,户籍、学历、学校、肤色、年龄、残障、婚姻状况、语言、财产等等,不一而足。”

  他还做了一系列调查。比如,他发现2011年国家公务员近万个岗位,全部存在健康歧视和年龄歧视。此外,招考还在政治面貌、性别、户籍、地域等方面存在歧视性要求。在女性就业歧视方面,罗和安也有翔实的调查数据:56.7%的被访女大学生在求职过程中感到机会相对更少,91.9%的被访女大学生感受到用人单位有性别偏见。

  博弈:全国人大代表多次“上书”

  “就业歧视大量存在,严重破坏了社会公平,影响了社会和谐。”说起就业歧视带来的影响,罗和安心情颇为沉重。

  为了尽到一个全国人大代表的责任,罗和安自2008年以来,多次向全国“两会”提交相关提案,为破解就业中的院校歧视、性别歧视、身高歧视等“中国式”就业歧视,为实现教育公平,强力发声。

  第一次是2010年全国“两会”期间,他上交了《制定反就业院校歧视条款,维护高校毕业生就业公平的建议》。而后,他相继提交了《制定“反就业歧视法”并明确增加“反就业院校歧视法律条款”的建议》、《关于取消高等教育政策性门槛,促进高等教育公平发展问题的建议》。

  在这些建议里,罗和安都在集中关注一个问题,就是通过相关立法,反对院校就业歧视。“就业歧视现象是多方面的,但是院校歧视涉及很广,影响尤其深远。”罗和安解释道:“首先,全国有上万所高校,但985和211高校所占比例不到10%。维护院校就业公平,关乎绝大多数高校毕业生的权益。其次,消除院校就业歧视,也是强化应试教育的一个重要因素。反对院校就业歧视,就是反对‘一考定终身’,也是为了强化和推进素质教育;反对院校就业歧视,也是反对‘凭条件用人’的需要,倡导‘唯才是举’,真正维护毕业生就业公平。”

  湘潭大学是一所优秀的高校,但在毕业生应聘时,也常常受到“不是211和985高校”的歧视。罗和安对此格外痛心,更深感一个全国人大代表的责任。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罗和安又上交《关于尽快出台〈反就业歧视法〉关于细化就业性别平等司法指导保障女性平等就业权利的建议》。他开始关注性别就业歧视问题。

  在这些提案中,罗和安都把立法问题作为关注重点。目前,我国还没有一个专门的反就业歧视的法律,只在《劳动法》和《就业促进法》中有相关条款,但很笼统,规定得不清楚、不明确,受害者申诉难以找到合适的依据,有关部门也不好操作。罗和安极力要从法律层面维护就业公平,也就不难理解了。

  值得一提的是,罗和安的一些提案已经引起有关部门关注。这次,教育部的通知,就是对其提案的一个重要的政策性回应。罗和安颇感欣慰。

  观点:任重道远需多方努力

  教育部出台的“三个严禁”,在我省引起广泛关注。

  “作为我国教育最高行政管理部门,教育部发出反就业歧视的通知,正式提出‘三个严禁’,起到了一个示范作用。这表明政府部门已经从政策层面开始重视这一问题,是一个重要的进步。”说起教育部“三个严禁”出台的意义,罗和安如是表示。

  尽管如此,一些业内人士也认为,教育部新规由于受部门局限,又缺乏法律效应,最终所起到的作用恐怕会有限。那么,究竟如何才能有效解决就业歧视呢?

  罗和安建议加快反就业歧视立法。就业歧视牵涉面广,问题也比较复杂。要从根本上解决其中问题,首先需从法律层面进行界定,就显得非常重要。有了法律,才能既做到“有法可依”,又发挥权威作用。

  老同志、省终身教育促进会会长唐之享则建议强化“唯才是举”制度建设。他说,“三个严禁”的出台,体现了国家守卫公平公正的决心。但“三个严禁”针对的是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和高校,对其他用人单位却缺乏约束力。要真正解决问题,需要政府层面共同努力,在法律还没有出台和健全的情况下,从制度上维护就业公平就显得特别有意义。目前,最重要的是强化“唯才是举”制度建设。“就业歧视,说到底就是‘唯条件’用人,如果大家都能做到‘唯才是举’,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省教科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呼吁取消不平等的制度、政策。他说:“就业歧视,很多也是因为一些不平等制度、政策导致的,比如,院校歧视,就与211、985的政策有关,要解决其中的问题,自然要从取消这些制度做起。”“就拿院校歧视来说,用人单位的强势地位决定了他们拥有主动权。他们在招聘信息中不提985、211高校,但在录用过程中过滤掉非985、211高校毕业生,‘三个严禁’也会变成一纸空文。”“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取消一系列导致不平等竞争的政策、制度。”



来源:《湖南日报》2013年05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