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室主页
中外合作办学与教育国际化—宁波大学中外合作办学之个案分析
  

徐 洁


  中外合作办学不仅是教育文化交流活动,而且是经济交流活动。这是因为在知识经济出现的当代,教育既是国家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种重要的产业活动;既是文化活动,又包含经济投资行为。教育投资对个人、家庭、企业和社会都不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早已成为全社会的一种共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分析宁波大学中外合作办学这一个案,无疑会得到一些有益的启示。
  一、中外合作办学是时代的需求,也是全球化的必然
  改革开放的最大成果之一无疑是让我们有了解外面世界的机会,同时有了让外面世界了解我们的可能。一时间出国留学成了社会各界谈论的时髦话题,因为那是了解外部世界最简单最直接的途径。但由于种种条件的限制,出国留学毕竟只是极少部分中国人的生活。然而,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把中国送进了WTO,中国的社会生活、经济活动日益成为国际社会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际间社会经济联系不断拓展和深化,它需要各国人民之间相互了解、培养协作精神与平等宽容的态度。只有迅速培养和造就大批高素质、具有国际视野、国际知识、国际沟通能力的复合型人才,才能实现上述需要和目标。借鉴国外教学和管理经验,充分利用国际先进的教育资源,推动国际教育合作,提高我国教育师资和办学条件,才能更好地实现高水平国际人才培养的跨越式发展。
  WTO使得商务活动更加频繁地突破国家边界,教育活动作为一种全新的产业可以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指导下作为一种经济活动参与国际间的合作与竞争。发达国家的高等教育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已经非常成熟,且相对于国内的教育需求存在很大剩余。因此从经济利益考虑和最大限度地网络全球优秀教育对象,这些地区和国家势必在国际政策允许的条件下输出教育资源。自2001年我国加人WTO以来,大批境外大学纷纷抢滩我国教育市场,与我国高等教育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开展合作办学,形成教育全球化和便捷的国际合作平台。教育资源在全球范围内流动是经济全球化的必然,也是未来教育发展的基本趋势。
基于以上认识,宁波大学加大中外合作办学的力度,大力引进国际高水平教育资源,以“拿来主义”为指导,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培养更多社会需要的国际化人才,促进国内高等教育水平的提高和办学模式与国际接轨,从而实现民族优秀文化与世界先进文明成果的交流。
  二、中外合作办学的国际教育特点与管理
  中外合作办学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其显著的国际教育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l)中外合作院校及相关组织和不同国家的教育环境,物质、信息的交换,教育思想、教育资金等实现了国际交流。(2)各国国情、政治、经济以及意识形态的不同,形成了不同国家的教育特征,国际教育到目前尚未形成统一的学制、学科、专业、教学内容乃至教育法规等,因而中外合作办学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不仅是学生在不同国度和学校完成一个学科或专业的教育,而且在国内外合作学校学习年限也不近相同。(3)中外合作院校密切合作,平等互利。国外教育资源进人我国,虽然通常以教育实体的方式表现,实现教师教学的交流、教学与管理的合作、学生出国学习签证工作的合作。但是国际间的“教育输出”基本上是一种商业行为,因此合作双方的法人代表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合作教育协议,彼此尊重和理解,形成中外教育全方位接轨。
  中外合作办学在我国依然属于新生事物,随着中国加人WTO更是风起云涌,但上面谈及的国际教育特点要求我们对这一种教育模式的管理进行认真思考,毕竟教育不完全是一种纯粹的商业行为,教育过程对人的塑造和文化的传承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宁波大学国际交流学院在这方面的经验如下:
  (l)中外合作办学具备国际教育特点,其首先面对的问题是如何基于合作院校不同国度的文化和教育特色,科学地构筑符合全球经济、社会发展的课程寄体系。宁波大学与加拿大合作IBA(IBA:Intemationa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国际商务管理)项目开办于1996年,通过《国际化复合型人才培养模式研究—中加项目国际化课程体系三步骤:建立、完善与实施》课题的立项研究,对办学过程中积累的教学档案及资料进行了系统的总结,形成了具有国际特色的教学计划,初步实现了合作项目的课程体系的整体化与国际化。通过合作双方共同商讨,对教学目的、教学内容、教学要求及课程成绩评定等各方面都作了较全面的定位与规范。(2)制定教学计划和实施过程中,始终坚持强化实践教学。由于IBA专业具有较强的社会实践要求,中加IBA合作项目的教学计划制订时十分注意该专业的社会实践性质。一方面把社会实践教学融于各专业课的教学之中,同时开展丰富的社会实践教学活动。鉴于中加合作项目学生大多来自经营民营企业和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家庭,所以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强调课堂专业知识教学与家族企业的社会实践相结合。每年寒暑假还结合课程布置学生进行专题社会调查,并写出社会调查报告。此外,每周三作为专题讲座的时间,定期邀请公司和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来院讲座,讲授各种社会实践中的成功和失败的案例,大大增强了学生参与社会实践的意识和社会实践经验。(3)强化学生国际沟通能力的培养。因为宁波大学各种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的目标都是培养国际性人才,具备较强的国际交流能力是至关重要的,为此宁波大学建立了一支相对稳定的高水平外语教学人员队伍,并在各专业课程的教学中强调外语的应用。(4)教学管理人员对教学全过程的了解和控制。在开学初期召开任课教师座谈会,把教学备忘录、英文课程描述、课程意见反馈表等一系列教学文档分发给任课教师,并详细说明合作项目的国际化课程体系特点及教学环节应注意的问题。学期中进行全方位的教学检查,以了解师生双方对教学与教学管理的反映。期末,回收分发的系列教学文档,以了解课程教学是否达到预定教学目标。(5)加强学风建设,实行学期滚动淘汰制度,对于确实无法达到课程学习要求的学生予以淘汰,从而最终确保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的质量。
  三、中外合作办学模式多样化
  宁波大学国际交流学院充分认识到中外合作办学是具有教育和商业的双重行为,教育是过程也是目标,商业是保证。为此进行了多种模式的中外合作办学尝试。
依据国内高等教育的实际需求,从基础的非学历教育开始,利用非学历教育入学标准的灵活性,克服国内高等教育以高考分数为唯一人学条件的传统模式,进行各种灵活的人学面试,保证生源达到接受高等教育的基本条件。充分利用国际先进教学资源,为我所用,进而补充国内高等教育资源的短缺,使部分有一定经济条件家庭的年轻人实现接受高等教育的愿望,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教育和商业上的双赢。在进行非学历教育的同时,为丰富宁波大学传统教育模式,国际交流学院也将中外合作办学引进到学历教育中,一方面提高了中外合作办学的层次,同时增加了传统高等教育的多样性和选择性,使一批优秀学生走向了国际经济的大舞台。
  合作办学从低端开始的同时,积极利用国际高端优秀教育资源,开展MBA(MBA: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工商管理硕士)合作教育。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速,浙江省尤其是宁波地区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和它的外向型经济模式,面对众多海外公司蜂拥而至和大量本土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双重压力,对MBA人才需求量激增。国内MBA教育只不过近十年的事情,在浙江更少,而且大多来源于传统高校经济学院。传统的教学理念和模式严重制约了我国MBA教育向国际先进水平迈进。宁波大学积极争取国际合作,引进澳大利亚堪培拉大学先进的MBA教育资源,合作MBA项目,为地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培养了经济管理紧缺人才。同时通过引进MBA教学的师资、教材和教学方式,提高了相关学科的办学条件,不同程度地促进了相关学科的建设。
  合理的中外合作办学包含两条不同的教育资源走向,其一为外国教育资源进人到中国教育市场,其二则为中国教育资源走出国门,进人国外教育市场,因此中外合作办学应该是一个双向互动过程。由于我国教育规模和水平有限的原因,国人对外国优秀的教育资源进人中国大都持欢迎的态度,无论教学实践还是理论思考和研究都比较多。但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有着五千年灿烂文化历史的国度,如何将我国优秀教育资源推向国际市场并没有太多的研究。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在国际交往中日益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国际社会了解中国的需求变得更加强烈,输出国内优秀教育资源无论从商业利益还是从文化交流考虑都成为必须。宁波大学基于这种认识,充分利用其丰富的教育资源,积极开拓国际市场,进行对外汉语教育试点。经过几年的努力,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宁波大学的生源来自包括韩国、日本、法国、俄罗斯等欧亚国家,一方面促进了海外教育市场的开拓,也加强了中外文化交流。
  四、问题与对策
  在实施中外合作办学的过程中,宁波大学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依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发现部分中方教师授课内容往往与课程描述不尽相同,存在任意变动授课内容的情况,教学方法相对单一,难以达到相应的教学要求。部分外籍教师由于个性与文化的差异难以融人当地的教育环境。中外教师沟通不够,没能充分发挥中外合作办学的潜能等等。对于这些问题,一方面宁波大学正采取一定措施加强教学管理过程,强化教学质量评估体系,促使教学质量的提高,以外界的手段来保证教学质量;同时加强中外教师的沟通与交流,促进中方教师学习外教先进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提高教学水平,也增强外籍教师对当地文化和教育环境的认同。中外合作办学的成功推进让我们相信,由于缺乏交流而出现的问题一定能在交流中解决。中外合作办学在我国方兴未艾。据不完全统计,1995年教育部《中外合作办学暂行规定》出台前后,全国只有各类中外合作办学机构七十余家,随着人世谈判的成功和经济全球一体化进程的迅速推进,两年多来中外合作办学飞速增长,目前全国注册并批准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已达六百五十余家,遍及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宁波大学中外合作办学开始较早,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逐渐走向成熟。

来源《新东方》2011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