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室主页
一个独特的中外合作办学模式———南京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
  

  一、中美中心建立的历史背景
  1.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签署《上海公报》,中美之间从50年代以来的互相孤立,封锁和不接触的关系开始有所松动。隔绝了20多年的两国迫切想了解对方,进行学术交流的决定由1978年就已经制定了。这比两国实现关系正常化还要早一年,而中国学者在尼克松访华之后就开始来到美国,但主要是进行短期的互相认识的访问,直到70年代末才开始有了正式长期的学者和学生的交流[1],特别是中美之间实现关系正常化之后,两国教育之间的交流被提到正式日程上来。教育在一个国家的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两个国家关系的正常化必然要不断地进行富有成效的人员和思想的交流。双方彼此的认识和了解离不开两国之间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交往,而教育之间的交流是其交往的前提。这为中美中心的建立奠定了政治基础。
  2.文革十年,中国教育已经被破坏得支离破碎,学术凋敝,满目疮痍。四人帮的垮台,以及稍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邓小平同志为中国的未来发展确立了明确的方向:发展经济,发展中国。在他1979年1月底访美期间,与美国总统卡特就双方的留学生的交换进行了很好的磋商。他坚信中美两国和两国人民在各个领域包括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的合作有广阔的发展前途,在这期间,中美之间还签署了《中美科技合作和文化协定》文本。邓小平在接受美国坦普尔大学授予的名誉法律博士学位时被赞誉为“重新确立了学术水平并且鼓励和尊重作为教育和科学发展基础的智力劳动,从而整顿了中国教育制度”。由于中国几十年来的强调政治斗争而忽略了发展经济的基础性和重要性地位,使得我国在经济科技上远远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改革开放加强学习和吸收西方国家的科学技术,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思想,加强高等教育的合作与交流越来越彰显其迫切性和重要性。这为中美中心的建立奠定了思想基础。
  3.中美关系的正常化,随之而来的是中美关系的迅速发展急需大批熟悉中美文化事务的人才,这为两校的合作提供了动力。南京大学文革后像中国的所有其他高校一样百废待兴,在当时匡亚明校长的带领下着手南大各学科的重建和创建。1979年11月匡校长率领中国大学校长代表团访问了美国。在访美期间,匡校长一直在思考如何建立中美两国教育的合作。在访问霍普金斯大学时,匡老与霍大校长史蒂文•穆勒会晤,初步探讨了两校两国的教育协作与学术交流。1981年9月21日到28日,在霍大校长穆勒率领下的代表团访问了南京大学。南京大学热情接待了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朋友,并对学术交流进行了全面的磋商。为了促进世界教育科学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加强中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南大霍大决定在南京“建立一个永久性的学术中心--南大霍大中美研究中心,目的是培养高级专门人才,中心将成为南大霍大之间长期合作的基石,根据共同的需求进一步发展学术交流”。双方协议的签署标志着中美研究中心由酝酿走向成立。这一过程充分体现了两校校长的高瞻远瞩和胆略,而且当时双方能最后走到一起,经历了不少波折。南大原先打算寻求合作的对象是美国的耶鲁大学,而霍大则先把眼光投向了北大、南开和复旦。并且,当时的美国研究型大学对于与中国之间学术交流更感兴趣的是中国科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这一点可以从1985年第一次中美大学校长会议中美国大学代表团团长霍大校长史蒂文•穆勒所说的话中反映出来。“我想坦率地说一句,如果你讲双方互利,那么我们主要的研究型大学将对你们的中科院产生强烈的兴趣(因为许多研究在那里进行),有时甚至要胜过对中国大学教学的兴趣”。因此可以说两校最后的合作,不仅仅是需要胆识,而更表现操作过程中冲破重重阻力,互相对接的智慧和毅力。
  4.中心的建立也离不开中美两国政府的支持。在1981年南大霍大签署协议后,霍大代表团离宁赴京,当时的教育部部长蒋南翔和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先后接见了他们。在会上蒋南翔部长对霍大代表团说“我相信这一‘中心’是有远大发展前途的,双方应抓紧及早地办成此事。”方毅副总理则在与霍大代表团会面时果断许诺“只要是促进中美两国人民友谊的事,我们都赞成。”在中国政府支持下,不久,关于南大建立中美中心的报告顺利地经由了四位副总理万里、方毅、姚依林、姬鹏飞的批准。同样,在美国这一方,美国政府也对中心的建立表现出积极的态度和大力的支持。1982年,当时的副总统布什亲自在白宫接见了组团访问霍大的南大代表团,对两校的合作给予了热情的支持和鼓励。“一位美国副总统破格接见中国的一个大学代表团,这本身就是一件意味深长的事情。”而且,布什副总统于1985年在中心将要正式接受第一批学员的前夕给当时南大新任校长曲钦岳先生发来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对你们同霍普金斯大学在南京创办中美文化研究中心所取得的巨大进展表示祝贺,这是我们两国目前正在进行的教育活动中最令人激动和最具有开拓性的一页。”
  二、中美中心概况
  (一)教学行政及管理
  中心在南京大学的监督下运行,日常事务必须遵守南京市和南京大学的有关规定,而不是霍大的有关规定。日常工作由中美双方各派一名主任共同主持。他们分别由南大和霍大任命,双方主任各自担任来自本国的教授中的主席,并对各自招录的学生进行监督和负责。双方主任下面各有副主任若干,分别负责教学和行政。同时每位副主任也各自配有助理。霍大高级国际研究院在华盛顿专门设有霍普金斯-南京办公室,里面由主任,发展主任,行政协调人,行政秘书和秘书各一名组成,为中心服务,中心的美方主任受其管辖并对其负责。同时还设有高级国际研究院南京中心教授委员会,负责对中心的美方教授的聘任和国际学生的录取进行监督并对学术上的问题提出建议。另外,霍大高级国际研究院还专门针对中心项目设有一个委员会,成员主要由美国的一些大公司的领导成,委员会的名誉主席是美国前总统布什。委员会主要是为中心提供纲领性的建议和致力于中心资源的发展。
  (二)生源和招生规模
  从1986年到2001年(这里没统计2002-2003和2003-2004两届的数据),中心一共招录学生1253名,其中,中方学生693名,国际学生560名。国际学生和中国学生在中心就学人数总的趋势是在上升,这与中国对外开放的程度相一致。但招生数达到协议规定的双方学生每年各50名的时候很少,尤其是国际学生。另外,整个趋势上也出现不少波动,这也反映了中美中心办学项目不能不受国际政治关系的影响,尤其是中美关系。如国际学生招生的低潮期之一:1989年,毫无疑问,这跟中国天安门事件导致中美两国之间的摩擦不无关联。在中国学生中,近年来在读研究生在每一年所招录的学生中占的比例越来越大,从工作岗位上考进来的学生在逐年减少。而国际学生大多是本科毕业获得学士学位后工作过几年或者获得学士学位后正在接受一些语言的培训项目,其中也有部分获得双学士和研究生学位。从生源来看,中国学生主要来自于中国各大学的在读研究生。国际学生主要毕业于美国各个大学,部分来自于世界其他国家的大学。从学生所学专业来看,笔者分析了中心学生近五年的专业分布情况并把其归纳为政治、经济、法律、社会、历史和文学六类。中国学生所学专业按所占比例由大到小排列是经济、文学(主要是英语语言文学)、法律、政治、社会和历史,它们的比例分别是42. 86%、19. 78%、15. 38%、14.29%、4.40%、1.39%。而国际学生则是政治、历史、文学、社会、经济、法律,比例分别是55.56%、13.89%、13.89%、8.33%、6.94%、1.39%。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学生学经济和文学(主要是指英语语言)、法律占的比例较大,而国际学生学政治和历史、社会明显多于其他专业,经济和法律却极少。这反映了如下几种情况: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外向性的经济管理和法律人才相当紧缺,急需一大批了解和掌握国外先进经济管理技术,熟悉国外法律的专业人才,具有经济法律背景的中国学生显然在中心招录的竞争中更具有优势。同样中国市场的开放,吸引了大批外国企业的投资,很多国家开始关注中国,开始对了解中国有了浓厚的兴趣。但是对于科技经济要远远发达于中国的一些发达国家,学习和了解中国的政治和文化明显要比学习中国的经济和法律更处于重要地位。另外,学习汉语的人数在西方国家(美国)并不普遍,只有专门学习和研究中国或亚洲的学生才更具备较好的汉语水平,很显然学政治、文学(语言)和历史的学生在竞争中也处于优势。
  (三)课程设置
  中美文化研究中心是南京大学和霍普金斯大学在社会与人文科学领域的一个合作项目,它以中美两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外交、法律及国际问题作为教学和研究的主要内容。课程设置分为两类:一类是美国教授用英文为中国学生开设的课程,内容涉及到美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国际关系、历史和法律,教材一律是美国引进的原版教材。每年美方教授开设的课程都有20几门可供学生选择。二是中国教授用中文为国际学生开设的课程,以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外交、法律等为主要内容。虽然课程名称每年都会发生些变化,但其主要内容所涉及的领域并不发生改变,仍然是以两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外交,法律为主。这些课程的开设,使得国际学生在中国的大学课堂里对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有了一个比较准确的了解,尤其是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成败的评价和反思,消除了对中国过去几十年来发生的许多重大事件的迷惑,并使他们对中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事业有了全新的认识,对中国现当代知识分子整体也有了一个粗略的了解,一些文化课程也满足了他们对中国文化的浓厚兴趣。同时也使中方学生对美国最敏感,最现实的问题有了相当的了解,中国学生在不出国门的情况下就能学习到一些学科最前沿的东西并能及时了解最新的变化动向。他们“宛如登上了一艘停泊在中国港湾的美国大学之船”。
  这个教学与研究机构旨在培养从事中美事务的专门人才和有关领域的教学、科研人员。作为完成人才培养任务的设计蓝图,课程的内容和结构决定着人才培养的类型和知识结构,这样课程是培养目标的直接体现。从中心整个课程设置来看基本上反映了如下几个特点:
  国际性。中美两方教授各自用本国的语言和本国教材教授对方的学员。学员均用目标语言(中国学生用英语,国际学生用汉语)听课,讨论,记录,回答问题和考试。
  综合性。课程的设置既满足了学员理论水平提高的需要,也为他们的进一步深造奠定基础,又考虑到社会实际需求和学生就业的需要,为学员走上工作岗位进行技能的训练和储备。适切性和跨学科性。课程的设置既适应了社会的实际发展,也遵循教育的内部规律,适应受教育者的认识规律和年龄特征。中心的学员(尤其是中方学生)大多是在读研究生,他们有着不同的专业背景,中心的课程既能满足他们在本领域加深的需求,又能开拓他们的视野,培养一种跨学科的研究能力和现实中的迁移能力。
  (四)师资
  中心的师资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由南京大学聘请的中方教授,有专职也有兼职。中方教授的主体部分都是来自于南京大学各个领域的最优秀的学者和教授,每年在中心开设20多门课程。另外一部分是由美国霍普金斯大学面向全美聘请的教授,他们都是在政治学,经济学,历史学等学科领域已有所建树的优秀的学者和教授,负责每年在中心为中国学生开设20多门课程。所有中心教授的教学都应该是一流的并且保持高标准。每个学期结束后,中心的学生都要针对教授的教学进行评估,然后由中心管理人员对其进行整合反馈到各个教授手中,教授们再由此对自己的教学进行调整。
  一般来讲,由于受教育经费的影响,在师资方面,中国目前的很多中外合作项目由于受财力基础和我国教育、研究的实情的限制,很难建立起一支真正的长期稳定的教授队伍,使国外著名教授来华安家落户成为教授受到财力的制约很大,在国内又一时难以聘到一批符合国际水准的教授。然中美中心这种由于南大和霍大共同建立起来的合作模式,在师资的聘请方面并不存在很大问题。
  (五)资金来源
  南京大学和霍普金斯大学每年都在中心投资相应的资金。中心的运转经费由南大和霍大两校共同承担,经费的使用有三个账本:中心共同使用的由两校平摊,还有两个是由两校各自支配的以支付其它的费用账本。比如中心每周都定期邀请国内外的知名学者讲演所花的费用,美方邀请的由美方支付,反之,中方邀请的由中方付给。还有每逢各自节日习俗所举行的娱乐活动所花费用也是各自负责,等等,不一而足。每年所收取的学生学费只是占其相当小的部分。中心目前来讲还是以公益为目的,而非营利机构,大部分费用都是由两校共同支付的。
  三、中美中心办学成就和意义
  1.利用国外教育资源,丰富了教育类型,培养了大批的复合性的涉外人才。自1986年以来,中心已经结业了17期学员,培养出来的千余名中外学生在各自的行业中已经崭露头角。有的成为跨国公司的高级职员,有的在政府部门担任要职,有的在教育研究机构里从事学术研究或继续深造,还有的在非政府组织里服务。例如,中国毕业生主要工作于政府机关、教育科研机构及外资企业,有很多中国校友在高校和研究机构里已经获得教授头衔,有的担任了公司的总经理和总裁。国际学生近一半分布于美国;超过五分之一于中国大陆,近五分之一于中国香港,他们主要工作在跨国公司及驻华使领馆,有的任副领事,有的成了跨国公司的总经理和总裁。自中心第一批学员毕业到现在,中心毕业的学生就业的去向数目从多到少依次为公司(Private Sector),教育科研机构(Education),政府部门(Government),非政府组织(NonProfit)。但是中国学员和国际学员在以下几方面略有不同:中方学员在教育科研机构和政府部门工作的比例要大于国际学员,比例分别为33%和24%,而国际学员则分别是31%和12%;国际学员在公司和非政府组织工作的比例却要大于中方学员,其比例为48%和9%,而中方学员则为36%和7%。在教育科研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工作的中国学员和国际学员在比例上相差很小,但是在公司和政府部门工作的两方学员在比例上却相差很大。在公司方面,国际学员远远大于中方学员,而在政府部门,中方学员则要远远大于国际学员。原因在于中方学生就业取向上比较趋向于保守,政府部门相对于公司企业来说比较稳定,同时也反映了中国和其他国家(主要是美国)大学培养方面的差异,中国大学的培养方式还是以专业为主体,部分学生在选择就业的时候仍然更倾向于受本专业的影响,因此在就业时对一些不对专业作过多要求的公司尤其是跨国企业的招聘持比较谨慎的态度。而国际学生在这方面则不然,他们普遍上比较开放,就业的跨度较大,很少受专业的掣肘和束缚,这跟美国大学注重学生的综合能力的培养不无关联。
  2.中美中心在中美两国之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中心工作学习生活在一起的有中方管理人员,美方管理人员,中方教授,美方教授,中国学生,国际学生。几十年来的实践表明,“中心正逐渐成为促使中美两国人民相互了解,平等交流,增进理解与信任,共同谋求两国长久利益的一种新模式。这种模式体现了跨文化的教育合作,对于有效地增进不同国家及不同文化实体间人民的长期的相互了解和信任,减少误解和冲突,维护世界的和平和发展,具有普遍和广泛的意义。”中心的中国学生和国际学生在平时也有过激烈的争论和摩擦,对于台湾问题,对于中东问题等等。中美同学各自立场鲜明,慷慨陈辞,发表自己的见解。中心的布告栏上经常贴满了各类文章,甚至政治卡通。良好,自由的学术氛围促进了大家的相互了解和相互尊重。中心为中美学生之间的相互理解和认识提供了一个平台,中心一位87-88校友,现在是康乃尔大学政治学博士的Tian Qunjian的话比较有代表性,他说:“即使在任何一个国家最好的大学或机构,我都能感觉到人们之间彼此存在的强烈的偏见。中心优势就体现在这一点,她为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生活在一起的独特机会,他们之间彼此交流,试着从对方的立场和观点去看待和考虑问题。回顾过去,中心这一年很大地帮助了我理智上的成熟。我确信在我求学的生涯中中心是我上过的最好的大学。”另外一个叫波利策的美国学生回美国后对记者说,“我学会了尊重他们的爱国主义和他们对国家的自豪。我学会了如何表达我自己对中国的事情不喜欢的感觉,而又不冒犯人。”在日常的学习和生活中,双方学生对彼此的生活习惯和文化特质有了更深的了解。很多中国学生在中心的一年等于是为他们日后的更容易融入一些外事机构和企业文化做了前期准备。而相当多的国际学生则是以此作为起点或契机,对中国文化开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对中国有了更深程度的了解,这为他们日后从事的职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另外,中心几十年来办学影响,使得中心每年都要接受一些慕名而来的国外学者、政治家和企业家的到来,通过在中心的实地访问和交流,也加深了他们对中国的了解。
  四、中美中心的办学特色
  1.中心提供的是一年的研究生水平的有关中美研究方面的项目。招录的学员都是研究生层次,他们有着不同的专业背景,都具有英汉双语的基础。中心的学生在学习研究的同时,目标语言方面也得到更加严格的训练。因此“中心融合了多种教育交流模式,她既有留学生项目的特征,也有语言教育的特征,又有学者交流计划和合作办学的特征”。
  2.在中心的生活本身就是学习。中方每年面向全国招生并考虑到地区分配的平衡;美方还要招收一部分第三地区或国家的学生,再加上美国是个多民族的移民国家。所以在中美中心可以看到很多文化的影子,难怪有人戏称中心为“小联合国”。多种文化在这里碰撞、融合、发展,同时也使得中心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起居方面,二人合住一个房间,原则上是一名中方学生,一名国际学生。中心每到周末都会举行聚会,并播放各种中西影片。中心还组织学生到城镇、乡村、古迹、工厂参观,考察。而中心在庆祝东西方的重大节日时,既可听到国际学生在中秋吟诗,又可见中国学生在万圣节装鬼。用餐时,同学们则是边吃、边聊、边探讨,饭厅成了中心的第二课堂。正是在生活里,在不知不觉中,双方同学都取得了进步。
  3.中心既强调学术上的理论探讨和研究,又注重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和训练。中心学生除了进行课程学习外,还可以申请跟随外方教授从事独立研究。中心有着浓厚的学术氛围,课堂上学生之间,师生之间对不同问题、观点的相互之间平等的争辩以及课后话题延伸的探讨等等无不显示中心积极活跃的学术气氛。中心还每周定期邀请国内外知名的专家学者,政治家,企业老总到中心讲演。在咫尺空间,学生见到了一个个自己心仪已久的各个领域的大家,且充分地体验着与他们的直接对话和探讨。中心也强调锻炼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4.中心不仅注重人才的培养,还重视人才的输送。中心每年都要协助学生们制作英文简历并装订成册提供给用人单位。在2002年以前,最引人注目的是每年4月份都要在上海举行职业发展研讨会(Career Development Seminar)。届时有六七十家跨国公司、国际组织及非政府机构等为学生们介绍情况、举办讲座并进行模拟面试,就逼真程度来讲,与真的面试已无区别。还要求同学们为这些机构当场设计项目,进行实际操作,并对项目提出建设性意见。同学们借机将自己的才华展现给用人单位。同时邀请校友介绍他们找工作的经历和工作经验。而越来越多的中心校友本身就是很多参与这项活动的公司里面的骨干力量,他们很多就是被公司派来担任模拟面试和介绍公司日常实际工作运转的领导。他们为现在在读的学生的职业计划和即将参加工作提供自己的真知灼见。
  5.在课程的学习过程中,学生还可以申请在老师的指导下进行独立研究。如果学生对某方面感兴趣,可以结合老师所教课程和研究方向,写出研究计划,申请跟随老师从事独立研究。在老师的指导下,学术研究能力得到全面的训练和提高。有一些中国学生甚至以此作为自己日后研究生论文的主体。
  五、中心面临的一些问题
  1.课程学习与实际交流的矛盾。中心提供的是一个一年的研究生水平的教育项目,它强调的是研究性而非一般的语言培训性合作项目。一些学生(包括中国学生和国际学生)来此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自己在语言方面能有一个飞跃和突破。然而这个项目注重的是课程(非语言课程)的学习。虽然一年的学习也必然带来外语能力的提高和加强,但不如纯粹的语言强化训练的效果那样来得快,而且一年的课程学习相当紧张,很多学生都觉得大部分时间都是用在阅读和写作上面,平时用来与同学之间语言交流的时间则相对少了。这样预期目标(口语的突破)的实现多少打了折扣。如何协调这方面的矛盾显然是一个问题。同时这也就提出了一个有没有必要开设高级语言课程问题(目前国际学生开设了,但中国学生没有)。
  2.精英教育与规模效应的矛盾。不管是从学生规模还是中心提供的教育资源(包括一流的师资、一流的教学设施等)或者学生的来源来看,这完全是一个精英培养模式。每年培养的学生数目不到一百人,培养成本相当昂贵,没有充分发挥中心教育资源的规模效应。这之间的矛盾主要在于招生上的困难,尤其是国际学生的招生。国际学生招生困难的原因有多方面,一是尽管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对中国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尤其中国的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但整体上来说还并不是很多,而且作为一个研究性项目中心招录的学生汉语必须达到一定的水平,由于受中文水平的影响,在数量上必然受到一定限制。二是中心这个项目授予的是结业证书而没有学位,如果有的学生在美国正在攻读学位,来中心学习,就要耽误一年时间获得自己原来的学位(当然霍大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除外,中心的学分可以与其互换)。另外,每年的学费对没有获得奖学金的国际学生来说也是不小的数目。由于中心规定的是中国学生和国际学生各占一半,因此中国学生的招录就得随国际学生的招录情况而定。
  3.中美双方教授教学上的反差的思考。美方教授课堂上强调师生之间、学生之间的互动,鼓励学生提问参与讨论。学生课堂上的表现在课程成绩中占有相当比例,表现越积极越主动,分值越高。这样就要求在课前大量阅读,作好充分的准备。美方教授的课堂上不允许被动听讲,有的时候老师会突然叫起某位学生回答问题,所有学生的大脑都像上了弦一样绷得紧紧的,紧张异常。同时课后的作业量也很繁重,每一次作业上交的期限在老师的课程安排上都规定得清清楚楚。而且老师对论文要求异常严格,严厉反对抄袭,引用别人的东西必须遵照严格的学术规范详细注明出处。美方教授把自己所教的学生与自己的水平信誉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习惯于课堂上被动接受的中国学生一开始很难适应,而且觉得美国人做事“呆板”,一味地按章办事一点灵活性都没有。可是一年下来,每个中国学生都彻底地信服了美方老师的这一套,在学术研究上经受了严谨系统的训练。
相对于美方教授,中方教授更多地使用传统的以教授讲授为主的教学方式。很多国际学生一开始对这种类似于“满堂灌”的方式难以适应,他们纷纷表示自己的不满意。另外中方教授往往对国际学生严格不起来,学生成绩通融的余地较大。因此有些主观上不是很努力的国际学生感受的压力就要小多了。这样反过来会让一些国际学生觉得作为一个学术项目,有些中方教授的态度欠严谨。
  我国传统的课堂教学注重的是老师的讲,学生很少提问题。因此很多情况下,师生之间的互动完全被阻隔,一些能促使师生之间产生思想的火花碰撞的问题就这样消失于稍纵即逝之间。中国的学生大多都具有扎实的学术基础,但却缺乏创造性,缺乏思维上的跳跃性,我想这跟我们传统的教学模式不无关系。老师缺少引导,缺少鼓励,学生更加害怕提问,害怕提所谓的愚蠢的问题。这样长期间就把人的创造力扼杀于无形,一种坦率的良好的天性往往就这样窒息了。引申开来,在一个企业,一个公司,效率的低下,一方面在于管理者害怕在团体中互相追根究底的质疑、求真所带来的威胁;另一方面即使管理者敢于面对任何质疑,但是员工习惯上养成的毛病(这跟我们教育体制也有关联),他们不敢提出任何异议。可以说,一个公司要想取得成功,创造一种无所不说,无所不能探究的文化非常重要。每一个员工都能坦率地说出自己的真实的想法,团体之间平等而自由地探讨,互相学习,互相借鉴。我国传统的教学模式正经受着高等教育国际化的猛烈冲击,比如中心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很多中方教授就已经开始采用了同样的模式。国外的教学模式(或者说课堂教学模式)更强调的是seminar,教授鼓励学生提问,强调课堂讨论的重要性,强调课堂的交流。在课堂上,教授会想尽各种方法消除学生们的心理障碍,引导出学生内心深处的各种想法并促使学生不停地主动地思考。在他们的课堂上不存在愚蠢的问题。这种教学模式随着高等教育国际化步伐的加快,越来越引起我国高教界的重视,越来越多的老师开始关注教学的改革,开始重视课堂师生间的直接积极的双向交流和思想碰撞。同时这种课堂教学的存在也足以说明所谓的虚拟大学是永远无法代替实体的大学教育。因此可以说,一个优秀的教师在于他是否能激发学生的问题意识,引导他们去思考和探讨,而一个优秀的管理者在于他是否能让员工坦诚地说出他们的想法,创造一种平等自由探讨的良好氛围。随着中国的加入WTO,中外合作办学项目越来越多,类型也越来越多样。中美中心在中外合作办学发展大潮下,如何保留和发掘自己的特色从而始终走在各种各样中外合作办学前面;如何从宏观上把握存在问题,以创造性的姿态迎接未来面临的各种挑战,使这个改革开放以来最早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之一能够不断焕发新的生机,则是摆在目前的迫切问题之一。在刚进入新世纪,中心就已经在思考如何扩展办学规模,如何进行学位教育的开展。目前,中心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和南京大学的支持下投资扩建新的大楼,此项目将逐步改成学位项目,预计在2006年将招收第一届学位学生。新的发展规划将使中心重新进入中国教育新一轮改革的重要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