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室主页
当代“威斯康星理念”的新发展及其启示——以威斯康星大学为例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杨艳蕾

  “威斯康星理念”(Wisconsin Idea)是指由美国威斯康星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倡导并发展起来的关于大学服务社会的思想观念和实践行动体系。19世纪下半叶,在赠地学院运动的推动下,美国各大学在办学过程中开始注重面向社会,注重与社会的联系,为社会服务。20世纪初期,威斯康星大学校长范海斯(C.R.Van Hise)锐意改革,将大学服务社会的实践活动推向高潮。1912年,威斯康星大学教授、时任威斯康星立法咨询图书馆秘书的麦卡锡(C.McGarthy)在(威斯康星理念)一书中,对威斯康星大学服务社会的实践活动进行总结概括,最终将大学服务社会的实践活动上升为“威斯康星理念”。“威斯康星理念”在20世纪60年代以后继续获得发展,美国学者詹姆斯·克里斯(Games Creese)曾指出:“在整个成人教育史上,没有比大学所表现出的扩展职能的实现更重要的发展了”。[1]

  一、“威斯康星理念”的基本内涵

  (一)理论层面

  “威斯康星理念”的理论内涵表现在:首先,强调大学的公共性。“威斯康星理念”认为由人民所支持的大学是属于人民、属于全社会的,它要服务于全州的所有民众,服务于全社会。“大学的责任不仅是为了促进学生个体的发展,而且是为了增进社会共同体的福祉。”[2]其次,强调大学与政府、企业、社团等社会机构的合作关系,寻求在共同努力下服务社会的最大效能。再次,强调大学在科学探索上的全面性,主张学术自由。“威斯康星理念”的核心特征可以高度概括为:大学是一种工具,而不仅仅是一个场所。大学要努力寻求利用自身的优势智力和技术资源去解决公共问题,刺激公众意识和关注,阐明公众对大学教育的需求,并且将大学里那些比较深刻的智识和见解转化成一种大范围的正式和非正式的校外扩展服务活动。“威斯康星理念”树立了大学及高等教育必须服务社会的鲜明立场,从而使大学服务社会逐渐成为人们的共识,并最后定型为继教学和科研之后大学的又一重要职能。

  (二)实践层面

  首先,依托大学推广教育中心(University Extension)对全体民众进行旨在提升其知识文化水平的推广教育活动。该中心下辖函授教育系(Correspondence Study)、辩论与公共讨论系(Debating and Public Discussion)和综合信息与福利系(General Information and Welfare)。函授教育系是“为了向广大学生提供种类最为广泛的学习内容”,[3]涵盖常规的大学课程内容和特定的职业教育内容等五大方面。辩论和公共讨论系通过提出重要的社会和政治议题,激发州内各阶层民众进行积极活跃的思考和分析活动,产生对社会时政问题的关注和兴趣。综合信息与福利系是州一级的信息咨询部门,收集信息、提出问题、提供解决建议是其职能之一。

  其次,农业院系紧密结合威斯康星州以乳业为支柱的实际,开展针对当地乳业发展的科学研究,并开办短期培训班。威斯康星大学农业学的教授们一方面依托示范农场和农业试验站,深入农场进行走访,对州内的乳业生产情况进行大量的调查,进而对反映出来的突出问题进行相关研究。此外,为了提升农民的知识技能,他们还组织了各种短期培训。

  再次,专家资政议政活动。威斯康星大学的教授们参与了州的立法工作,例如,主持制定了(铁路费率委员会法)、《公共事业法》和(工业委员会法)等重要法规。此外,还参与州的“铁路委员会”、“公务员委员会”等各类组织,直接行使管理职能,为消除州内经济生产活动的无序化状态,推进州的政治民主化进程做出了贡献。

  二、当代“威斯康星理念”的新变化

  进入21世纪以来,大学的普通高等教育计划依然保持其强劲势头。与此同时,随着终身学习和成人教育思想日益深入人心,高等教育机构更加强调将自身资源的重要部分奉献给校园外的服务活动。适应国际社会政治、经济改革的新变化,“威斯康星理念”也获得了新的发展,呈现出新的特点。

  (一)传统的推广教育在原有基础上有所拓展

  步入21世纪后,函授教学、辩论和公共讨论等这些传统的大学推广教育模式得以保持,同时又出现了一些新的推广教育模式,使得传统的推广教育在原有基础上有所拓展。例如,“大学一社区电台”(University Community Radio)、“威斯康星论坛”(Wiseonsin Seminar)、“家庭科学教育年会”、“家庭视野下的年龄代沟问题讲座”、“科学教育协作”等新形式不断涌现,它们分散在州的各处,为州内居民 提供智力和学术服务。每年,许多威斯康星州的民众会参加威斯康星大学举办的各种课程、会议和工作室的活动,在大学服务社会活动中直接受益。诸多此类教育活动吸引着地区乃至全国的注意,同时,这些活动又往往借助最新的信息技术传递到很远的地方,实现了“远程教育”。另一方面,威斯康星大学针对各个行业劳动者职业技能提升的职业教育也在继续开展,每年都有许多在医院、学校、企业和社区机构里工作的人员参加在大学开展的各种职员职业技能发展训练活动。此外,大学与各县区之间开展的合作推广教育也得到进一步发展,大学的推广教育得到各个县区的大力支持与配合,推广教育在基层有了稳定的组织基地。每年,在数以千计的这种职业推广教育活动中,县区的工作人员和大学的专家、志愿者们共同开展工作。例如农业统合教育项目(CAI)在每年冬季都会开设“农场和工业短期课程”,向农场主和绿色产业里的工人提供17周的教育培训,2006年共有140人参加了这样的培训。

  (二)构建多主体、多学科参与的服务体制

  进入21世纪,人类面临着更多新问题,需要全社会共同寻求解决之道,而新的信息技术条件又为更大范围内的协同与合作提供了便利条件,因此威斯康星大学在实施服务社会活动时,打破了过去依托单一部门进行服务的局面,服务社会活动越来越趋向于多主体、多学科、多机构间的合作与协同。

  农学是威斯康星大学建立最早、学科优势最为突出的专业,它也是一直以来威斯康星大学社会服务所依托的基本学科。下面就以农学领域一个多学科、多机构参与的校外扩展服务的典型案例——“威斯康星农业技术研究综合项目”(PATS)进行说明。[4]这是一个由农业土壤学、农业畜牧学、农业与应用经济学和社区与环境社会学等多学科专家共同参与组成的服务社会活动项目。该项目致力于向农场主、农业工人、消费者和公立及私人企业的政策制定者们提供新兴的农业技术实体和生产作业模式。该项目的内容包括:1)对农场进行从牧群规模、乳品生产方法到畜牧农场兴衰变迁等全方位的观察、监控。鉴于牧场自然条件逐年恶化的趋势,通过进行有机质牧草改良、牧场粪肥管理、新的乳品生产加工技术的引入,以及小规模精细化牧场经营等方面研究,探索畜牧业和乳业可持续发展的新途径。2)对在土地贫瘠的西部、西南部地区开展的生物能源技术应用进行监控和研究,对生物能源技术对这一地区在土地使用、新的社区选址和生存环境等方面造成的影响进行监测和分析,以为政策制定者提供科学详实的参考依据。3)鉴于州内外来劳务人员大量增加的现实,对外来务工人员在州内劳动力构成中的规模数量、居住结构、社区分布等情况进行调研,形成从工人个体到农场以及对多种文化背景劳动力进行文化整合方面的知识,进而开展针对性的教育培训。

  另一个案例“威斯康星州区域健康教育中心”(AHEC)更具有典型意义,因为它的建立不仅是大学内部各个学科协同的结果,更是州内卫生行政、社区与学术等各相关部门合作的产物。[5]这个中心为州健康专业教育机构与威斯康里州医药健康状况落后的社区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创建提供了纽带。与其他建有健康教育中心的州相比,威斯康星州对多学科、多部门合作参与的社区推广教育经验给予了高度重视。他们认为单独学科、单一部门的工作不能为众多有需求的社区群体提供完善的服务,尤其在医药条件匮乏的偏远社区,一个多部门参与的多元团队可能会提供更为全面周到的健康事务帮助。

  (三)注重对社会特定人群的服务

  进入21世纪以后,社会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鉴于生活消费成本不断提高给社会各个阶层,尤其是社会低收入阶层生活带来巨大压力的现实,在面向社会各个阶层居民提供普遍服务的同时,“威斯康星理念”的服务指向开始向社会特定群体有所倾斜,这些特定群体包括行业性风险较大群体、农村社区群体、城市低收入群体及少数民族等弱势群体。此类项目包括“威斯康星农民保健合作项目”(FHCW)[6]、“威斯康星社区写作援助计划”(CWA)[7]、“威斯康星免费钢琴先锋计划”(Piano Pioneers)[8]等。

  “威斯康星农民保健合作项目”是一个典型的为特定人群服务的项目。在美国,农场中的农民体力劳动强度是非常大的,所使用的各种大型劳动机械也潜藏着一定的事故危险,同时,除草剂、杀虫剂等化学农药的大量使用,也会对他们的身体健康造成职业性伤害。农场劳动是一个身体安全风险较大的职业领域,也是保险需求最大的职业领域。然而,由于威斯康星州的一些保险政策还未全面覆盖,所以,农民家庭还不能在体制性的政策待遇下享受较为适宜的保险福利,他们只能以家庭个体的身份去购买保险,而高额保费也往往将大多数农民排斥在保险市场的门外。2007年,威斯康星大学与威斯康星合作联社共同建立了“威斯康星农民保健合作项目”,其宗旨就是向这些在保险市场体系中处于劣势的农民提供服务和帮助。这个项目的启动基金是由威斯康星合作联社提供,而大学的相关院系则承担和行使项目实施过程中的学术顾问之责,提供具体的专业知识领域的服务,主要包括:1)派遣大学的工程机械学院的教授去对农民使用的农用机械的性能及其可能对操作者造成的伤害进行全面了解和系统阐明,为保险申请做基础准备;2)派遣大学教授去对全州农村人口进行身体健康方面的普查,重点了解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分布情况;3)建立农民的健康档案,对每一位农民的身体健康方面的基本情况、潜在危险性等都予以详细而具体的指出和说明,并提供相应的保健途径和方案,提供切实的保健指南;4)进行有关事故的评估和相关保险的依据说明,维护和帮助农民获得最大保险权益。

  “威斯康星社区写作援助计划”(CWA)是由大学的文理学院具体承担的社会服务项目,它的目标是为社区居民无偿提供写作方面的援助,援助对象既有成年人,也有未成年的儿童。威斯康星州原本就是一个移民成分较为复杂的州,21世纪以来,又有大量外来族群不断涌入,他们的英语水平都有待提高,所以“威斯康星社区写作援助计划”也是一个跨文化视野下的写作援助项目,它强调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文化尊重与文化包容,为此,该项目不仅用英语,而且还用西班牙语等少数民族语言宣传其宗旨和内容。通过设立“文化发展中心”、“多元文化学生中心”等援助服务工作室,以及举行“社区写作节”等方式开展援助活动。援助范围包括帮助撰写简历、企划方案、馈赠提案、个人声明,以及对有志于文学创作的人进行创作上的帮助。

  “威斯康星免费钢琴先锋计划”(Piano Pioneers)是由大学音乐学院承担的“高雅音乐教育进社区”扩展服务项目,旨在向低收入群体普及钢琴教育。该项目的创立者反对钢琴音乐的精英主义倾向,坚持认为钢琴并非少数精英阶层的专属,坚持古典音乐的大众价值理念,坚信钢琴教育对于民众智力开启、情操品位提升和儿童少年自信心培养具有重要作用,因而致力于向社区普及钢琴知识,提供免费讲座;同时,提供钢琴课程的免费教学辅导,招收家庭年收入低于8万美元而无法承担昂贵辅导费的贫困家庭子女。

  三、启示

  “威斯康星理念”告诉我们,大学决不可囿于校园的围墙之内,必须放眼于社会和未来,必须要强化服务社会功能,以自己特有的知识和智力优势服务于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努力谋求与当地政府、企业的多种有效的合作模式,以推动社会发展,这是大学的历史责任和永恒职能。

  (一)建立多元化的大学服务社会体制

  近30年来,我国在构建地方高校服务社会的合理模式和有效机制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服务的形式趋于多样化,服务领域更为广泛,服务方式更为直接”。[9]概括而言,包括以下几方面:一是共建经济发展平台和服务区。在地方政府的牵线搭桥下,地方高校与企业、科研单位共建产学研基地、科技园区,促进高校科研成果转化,同时以“服务区”、“协作体”等形式,向基层地区提供定向智力和学术服务。二是配合政府建立决策咨询制度。在地方政府就大政方针、重大决策向高校专家学者听取意见和建议时,高校专家学者积极建言献策,起到智囊作用。三是高校建立社会服务动力机制,提高教学科研人员对服务社会重要性的认识,并提供相应的政策保障。这些都是“威斯康星理念”在我国的成功运用,也必然会进一步推动各地高校在服务社会、促进地方经济文化发展方面进行更多大胆探索。

  (二)发挥大学的学科专业优势,开展特色服务

  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高等教育内部的结构、学校层次、学校承担的任务及各个学校的学科专业优势等都会有很大的差别,在这种形势下,大学服务社会不能摘一刀切和统一模式。大学要善于根据自身学科专业的优势和依托自身的智力资源强项,结合对地方产业结构和地方经济发展的战略目标的研究和把握,施行依据学科专业优势的服务。威斯康星大学正是充分利用了自身农学专业教学和研究上的优势,为当地农民提供了富有成效的服务。而今,在我国加速工业化发展的进程中,面对社会经济文化各个领域里出现的现实问题,大学都应该凭借其智力和学术上的独特优势,给以针对性的解决。例如,具有工科学科专业优势的研究型大学应着力研究如何通过“高校,企业创新论坛”、“市长·高校校长联席会议”等形式,帮助制定地方产业扶持政策,或直接服务于各种地方产业结构重组和技术升级工程,从而在企业转型、地方经济发展中提供服务。

  (三)大学要引领和提升社会大众文化

  电子技术、生物技术、核能技术等新科学新技术的不断发明和发展,使得生产领域的技术基础不断改进,生产效率不断提升,人们的物质生活质量不断提高,带给人类以巨大福祉。但工业文明在显示它的巨大优越性的同时,又给社会带来一些无法回避的问题:对科学技术的过度崇拜和依赖,对金钱和物质财富的极端追求,造成利益驱动下道德标准的倾斜和各种道德失范行为的出现。因此,整合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让技术理性与人文情怀同步和谐发展,是新的历史时期所面临的严肃课题。威斯康星大学通过推广教育部组织的“图书下乡”、“公共讨论”和“高雅钢琴音乐教育进社区”等方式,启发广大民众的思想,用正确的知识价值观和主流观念,引导社会的文化和舆论,提升大众的文化修养和艺术品位,被称为“州共同体的大脑”(The Brain of the Commonwealth)。我国的大学也应该发挥自身的人文学科优势,为全体社会成员的精神成长提供更多更好的营养与食粮,在引领和提升社会大众文化中发挥作用。例如,大学教师可以积极参与广播电视媒体举办的科学文化普及活动,“百家讲坛”就是很好的载体;积极承担和举办各种艺术讲座、艺术惠民工程、文化广场演出等旨在提升大众文化艺术欣赏水平的公益文化活动;充分利用出版物、报刊等平面媒体向民众提供优质文化养料。

  参考文献:

  [1][2] Bogue,A. G.. The Wisconsin:One Hundred and Twenty-Five Years[M]. Madison: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1965. 252,23.

  [3] Curti M. & Carstensen U..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A History,1848-1925 (Vol II )[M].Madison: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1949. 568.

  [4] Wisconsin Idea in Action in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program PATS [EB/OL].http://www.wisc.edu/PATS/,2010-07-14.

  [5] Alan B. Knox & Joe Corry. The Wisconsin Idea for the 21st Century [R]. 1995-1996 Wisconsin Blue Book Madison,1996. 86.

  [6] Center of Cooperatives in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program FHCW [EB/OL]. http://www.wisconsinn idea.wisc.eduIprofileslcrousel ,2009-04-21.

  [7] Wisconsin Idea in Action in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program CWA [EB/OL].http://www.wiae.edu/writinglAboutualSerplaces.html#1ibrary 2007-02-20/2009-05-18.

  [8] School of Music in 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program Piano Pioneers [EB/OL].http://www. Wisconsinn idea. wise.edu/profiles/Piano pioneers/ ,2009-01-28.

  [9] 张皓.威斯康星思想对我国发挥地方高校社会服务职能的启示 [J]. 重庆文理学院学报,2006,(3):64-67.



来源:《外国教育研究》2012年第05期